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四、瓦解红枪会

2014/12/17

  黄安战役之后,红四方面军主力甩开南线敌人,挥师北上,继而又东进皖西,取得一连串辉煌胜利,鄂豫皖根据地随之不断扩大。罗山、光山、黄安等县的土豪劣绅诚惶诚恐,有的跑到武汉,有的跑到信阳,有的带着金银细软,跑到光山、罗山之间的九里十八寨,占山为王。

  杜家寨,位于宣化店东北部,隐没在东大山群山之中,与九里十八寨相连,扼光山、罗山两县咽喉,居高临下,易守难攻,位置险要。自宣化店暴动以来,杜家寨就成了大地主的保命窝。他们在山上高筑墙,广积粮,用砖石砌成的寨墙长达3000余米,平均墙高6米,宽1米有余。只要有点风吹草动,他们就龟缩进去。一旦主力红军远离,他们就出来兴风作浪,反攻倒算。

  以大地主占灿如、占泽成为头子的民团、裹胁红枪会反动武装,长期盘据此地。他们狂妄吹嘘:“杜家寨固若金汤,要想打开,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罗山县委决定再次攻打杜家寨。

  宣化店的赤卫军曾两次攻打过杜家寨,都未能如愿。第一次,“清乡团”、“红枪会”弃寨逃跑了。三个月后,“清乡团”、“红枪会”又跟随“围剿”苏区的国民党军队重建山寨;第二次进攻时,“清乡团”得到九里十八寨民团的支援,红军两面受敌,不得不撤出包围。这次,罗山县委决定以独立团为主力,赤卫军配合,第三次攻打杜家寨。

  前不久,占灿如带领100余名红枪会会众,头包红巾,脸画咒符,裸露上身,抬着泥菩萨,端着刀枪,口里喊着:“打不进,杀不进,自有菩萨来保命”的咒语,浩浩荡荡地到宣化店东北数里的郑家畈劫取民财。当地群众和赤卫军一见这些非人非鬼的匪徒来了,不敢抵抗,任其烧杀掳掠,恣意践踏。

  当地群众强烈要求独立团踏平杜家寨。

  1932年2月中旬,罗山独立团两个营和部分赤卫军开始三打杜家寨。占灿如恃险聚众,吞符拜神,裹胁一大批红枪会会徒死守山寨。为了不伤害无辜群众,独立团围攻了40余天,久攻不克,收益甚微。

  有人认为:要拿下杜家寨,必须瓦解红枪会的斗志。要瓦解红枪会的斗志,必须破除封建迷信,让人们识破占灿如的欺骗伎俩,消除恐惧心理。要做到这一点,仅靠口头宣传解释是不够的,最好的办法是抓住占灿如的死党,然后召开群众大会当众处决,红枪会徒刀枪不入的神话,自然不攻自破。

  何耀榜认为此话有理,采纳了这条建议。

  当天深夜,何耀榜率领一支10余人的战斗小组,在深山密林里穿行。夜鹰的叫声让人毛骨悚然,但有向导引路,不到午夜,他们便顺利地到达杜家寨。

  杜家寨四面都是高墙,高墙下面是悬崖峭壁。除南门可通行外,其它几个寨门已经封闭。一位赤卫队员轻声地对何耀榜说:“团长,前面有一棵大树,树枝搭在寨墙上,那年躲壮丁,我从那树枝上爬到里面去过。”

  “好!去看看。”何耀榜把手一挥,走了10米远,看到那棵大树,就要往上爬。

  “团长,不行,让我上去,系根绳子,你们随绳子上,安全些。”

  “上树还要用绳子,当放牛伢时不知上过多少树!”何耀榜没等赤卫队员先上,自己就纵身向上爬,眨眼就上到了树杈处,顺着树丫爬到城墙上去了。

  队员们跟着何耀榜,一个接一个地翻墙入寨。

  这时,城寨后的一间房屋里传来“啊啦啊啦”的声音,赤卫队员小声介绍说:“这是红枪会会徒念经作法的声音。”

  “往前走。”何耀榜打了一个手势,大家跟着他指示的方向靠近了那间房屋的后门。门关得紧紧的,无法进去。何耀榜向四周望了望,发现寨内还有几栋房子,说是山庙,可又不是古建筑的模样,是一些普通的石瓦房。原来这里供有弥勒、观音、四大金刚等佛像,为善男信女求神拜佛之用。由于战乱频繁,兵来匪往,菩萨被毁,庙堂被红枪会占据,放着杂木支撑的床铺。这时,他们听到一串脚步声,一会儿传来一片灯光。何耀榜估计是红枪会的流动哨来了,示意大家躲在石崖后面。

  果然很快过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手里提着油皮纸糊灯笼,灯光一明一暗地晃动着。他们头裹红巾,脸上涂着红一块、黑一块的花纹,袒露着上身。其中一个说:“我们那套办法真灵,无论是穷户小子,还是达官贵人,一见到我们裸体揣枪,口中念念有词,便吓得屁流尿流。”

  另一个接着说:“有些人不相信这一套,还暗中宣传红军的主张。要是被团长知道,就要见阎王去了。”说着,将手掌向下砍了一下,做了个杀头的姿势。

  流动哨过去了,大家松了一口气。何耀榜一跃而起,迅速靠近后门。从门缝往里望,他看见一个似人似鬼的家伙,手里提着盒子枪,从念经堂走了出来。

  “吱”地一声,后门开了。那家伙一出门,解开裤子方便起来。

  何耀榜将手向前一挥,作了个“上”的手势。战士刘达诚抢先一步冲过去,双手蒙住来人的嘴巴。几名战士一齐动手,将其按倒在地上,给嘴里塞上了毛巾,并用绳子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踏着原路下山,大家心情格外痛快,天明前就返回到部队驻地郑家畈。经过审问,原来逮回来的是红枪会的第三号头目。县委一面派人与附近几个村的苏维埃政府联系,决定召开群众大会,镇压占灿如的死党分子;另一方面要求独立团和赤卫军作好战斗准备,一股作气拿下杜家寨。

  独立团捉拿红枪会三号会首的消息传出后,几十里外的百姓都赶来看稀奇,哪里还用得着鸣锣通知。不到半天,郑家畈附近一个大场子已经挤满了人。会议很简单,县委和苏维埃的负责人动员讲话后,何耀榜宣布镇压红枪会匪首。

  刀起头落,红枪会“枪打不进,刀砍不动”的鬼话被彻底揭穿了。

  听说独立团要剿灭占灿如的红枪会,群众纷纷回家准备饭菜,迎接他们凯旋。青壮年也拿起锄头、扁担,组成一支支队伍,前去呐喊助威。

  再说杜家寨失踪了三号会首,人人心中恐慌,个个心怀鬼胎。占灿如更是心慌意乱,他既怕罗山独立团和赤卫军再次进攻,识破了他耍的鬼蜮伎俩,又怕红枪会中的异己分子拉走人马投奔红军。正当他们五心不定,急得团团转的时候,一个匪徒急急忙忙地闯进来,战战兢兢地说:

  “报告会首,那……那山下,来……来了红军!”

  “什么?”占灿如翻着白眼,转身出了庙门,到寨前瞭望。

  占灿如看到山下那无头无尾的队伍,在夜色中朝杜家寨开来,浑身上下不寒而栗。原来独立团和赤卫军前脚一走,后边支前的、助威的、看稀奇的群众,源源不断地跟了上来。

  独立团首先占领了附近的几个制高点,把杜家寨包围起来。随后,何耀榜命令郑远来的一营和赤卫军担任正面进攻任务;自己带着一个营,沿着头天晚上攀登的那条小路爬进城寨,相机配合正面部队的进攻。

  早春的夜,十分静谧,到了深夜,寒气逼人。为了取暖御寒,战士们三个一群四个一伙,背靠背地坐在石崖边、大树下,等待战斗时刻的到来。

  凌晨四点,进攻的时间到了。担任正面进攻的红军战士手摆大刀,端着枪口,朝杜家寨摸去。

  “叭!叭!叭!”匪徒发现红军部队开始进攻,连忙射击。

  “叭!叭!叭!”红军进攻部队冒着枪林弹雨,也开始还击敌人。

  这时,匪徒为了看清目标,把山寨口的堆堆松柴燃烧起来,整个山寨上上下下照得通明。他们看见红军和赤卫军一队队地从正面进攻,也把防堵的重点放在正面。占灿如亲临一线指挥,企图阻止独立团的进攻步伐。

  很快,何耀榜带领的一个营绕道爬进杜家寨内。他们朝四周一看,敌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时难以下手。何耀榜数了一下,敌人布置了8个哨位。他当机立断,迅速组织了8支突击小组。

  摸掉了敌人岗哨,全营战士立即冲进山庙。

  庙堂内灯火通明,十几个匪徒跪在泥菩萨面前,口念咒语作法,眼睛半睁半闭,一动不动,似乎真有菩萨护体。何耀榜把大刀一挥“上!”十几个红军战士冲了上去,“嚓”、“嚓“、“嚓”地几声,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一个匪徒从前面走了进来,一看势头不对,转身就跑,边跑边喊:“红军进来了!”正在东边一座庙堂内烧大烟的二号会首占泽成听到喊声,带着几个家丁夺路往外跑。红军战士一阵射击,拦住了他的去路。占泽成知道一切完了,忙叫会徒把寨内的茅草棚子点燃,以便浑水摸鱼。

  一时浓烟腾起,火光冲天,火势迅速向茅棚附近的山庙蔓延。

  正在寨前指挥战斗的占灿如,见后院起火,赶忙调集几十个人向寨后杀来。他们个个提着大刀,口里喊着“打不进,杀不进,自有菩萨来保命”的咒语,扑向独立团的战士。

  “打!”何耀榜一声令下:“叭!叭!叭”,敌人应声倒下。

  占灿如见势不妙,喊道:“从后面撤!”

  何耀榜见敌人要突围逃跑,把大刀一挥:“同志们,杀呀!”

  全营战士奋力挥刀,整个山寨枪声四起,大刀翻飞,喊杀一片。

  这时,正面进攻的红军战士杀上来了,后面助威的老百姓也跟了上来。大家点起支支火把,把整个杜家寨照得如同白昼。顽抗的敌人,有的被歼灭,有的翻墙跳崖。红枪会会员本来就是被蒙骗的群众,他们见会首有的被活捉,有的被击毙,在红军和赤卫军的喝令下,很快放下了武器。

  战斗很快结束了,一向被人们说得神乎其神的红枪会被彻底消灭了,男女老少欢天喜地,宣化店革命根据地更加巩固。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