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三、和敌人赛跑

2014/12/18

  1936年9月,何耀榜同光麻特委机关的同志,游击到经扶县东八区扎家湾的大山沟里。林维先率红二十八军特务营前来传达高敬亭的命令:调何耀榜任皖西特委书记,兼红二十八军八十二师师长。

  皖西苏区位于大别山中段北麓,西含河南商城并与光山、经扶为邻,北为河南固始和安徽霍邱,东为六安、霍山、舒城,南至潜山、太湖,西南与湖北麻城、罗田、英山接壤,是鄂豫皖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敌人以数十倍甚至百倍的庞大兵力,配合反动民团和恶霸地主武装,对苏区进行反复“清剿”,在“民尽匪尽”的口号下,成千上万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屠杀。这时的皖西,只剩下几块狭小的根据地,武装力量也只有红八十二师,一、二、三路游击师和一些零星的小分队、便衣队。

  何耀榜在商城亲区辛店见到了高敬亭。几个月没见,高敬亭瘦了许多。高敬亭握着何耀榜的手说:“你对新的任命有什么意见吗?”

  “没什么意见!”何耀榜回答。

  “没有意见,现在就上任。”高敬亭说。

  “坚决服从!”何耀榜毫不含糊。

  “从现在起,你要把皖西特委的担子挑起来。”

  进入皖西北后,红二十八军一直被敌人追赶着。高敬亭几次想甩开敌人,挤出空隙召开军政会议,总结前一段的得失,研究布置地方工作,因敌情不允许而未能如愿。高敬亭和何耀榜商量,决定各部分开行动,到岳西鹞落坪汇合,如果各部不能按期到达目的地,第二个集合点是蕲春与太湖交界的将军山,第三个集合地点是英山的阴山尖。

  夜幕降临了,大地一片漆黑,只有远处敌人宿营的篝火,发出疏散的光点。夜晚,四面的敌人不敢轻举妄动,在山顶、山沟安营扎寨,企图天明后包围红军。

  从熊家河往东南,不远就是大小麻店子,有一条封锁线,再过去就是张八岭,又是一条封锁线,还有一条大河拦在前面。熊家河四周布满了敌人,要想冲出去,真不容易。

  大家议论纷纷,提了不少想法,只有林维先一言不发,在一旁沉思。何耀榜问道:“林营长,你对突围有什么意见?”

  林维先说:“从立煌县出来的一股敌人是卫立煌的留守营,从大小麻店子出来的是十一路军的一个团,在我们后面追击的是二十五路军的一个团。我们先用少数人打从大小麻店子出来的十一路那个团,二十五路军以为我们要突围,必然发起追击,我们把部队抽出来后,让两路敌人自相残杀。这时我们再安排几个人,装作敌二十五路军的医官、护士和彩号,抬着几副抬子,说是送彩号的,这样可顺利地通过敌人的包围圈。”

  大家认为这个办法好,只是有点冒险。没有更好的办法,最后就这样定了下来。二队长于启龙自告奋勇,承担引诱敌人火拚的重任。三队长顾士宾组织实施伪装战术。

  在两个便衣队员的引导下,于启龙的二队向敌人的营地出发了。何耀榜站在山头,远远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直到二十五路军和十一路军的营地上同时响起激烈的枪声,他才走下山坡。

  何耀榜赶往三大队,见大家都化装好了。几个年轻小伙子打扮成女护士的模样,扭扭捏捏;有的战士化装成伤兵,身上缠着绷带。有的嘻闹喧哗,互相取笑。何耀榜被同志们的情绪感染了。

  队伍翻过一座山岭,通过一条50多里路的长沟。天未亮,于启龙赶来报告:敌人发现了我们的行动,用较大的兵力向两边的山岭急速运动,企图抢先在沟口卡住红军和便衣队的去路。

  前面出沟口的地方横着一条大河,而两旁山岭上是众多的敌人在运动。如果红军和便衣队不抢先冲出沟口,处境十分险恶。此时,西山岭上的敌人跑得很快,几乎和便衣队拉齐了。东山岭上的敌人比较迟缓,落在身后二里来路。敌人瞅得见红军,红军也看得见敌人,彼此知道对方的企图,谁也没有停下来,谁也没有打枪,只是拼命地向前奔跑。

  “跑步斜插东山岭,在河边碰上敌人就‘挤牙膏’,把敌人赶到河里。”

  封锁河面的敌十一路军,看到冲出沟口的军队有的穿着一0三师别动队的衣服,有的穿着二十五路军的衣服,错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一个劲地叫口令。

  战士们像出山的猛虎,既不回答口令,也不响枪,飞扑上去把敌人抱住就往河里跳;离河岸远的战士,就在山坡上、山脚下、河滩边用刺刀跟敌人混战起来。

  这时,在东、西山岭上追击红军的敌人赶到河边,把机枪架在高坡上,不分青红皂白,对着河面猛烈射击。封锁河面的敌十一路军,在敌二十五路军的机枪下面,死的死,伤的伤。

  还有一天的路程就可到达目的地了,大批的敌人还跟在后面。何耀榜决定在这一带活动几天,甩掉敌人。经过艰苦转战,他们终于到达预定的集合点——鹞落坪。

  高敬亭、何耀榜在鹞落坪西南与英山交界的桃花冲召开会议,总结红二十八军开展游击的战争经验,同时决定将皖西特委改为皖鄂边区特委。皖鄂特委的管辖区域扩大到20余县,除原皖西特委所辖舒城、桐城、望江、潜山、太湖、岳西、宿松、霍山、英山、罗田、蕲州、黄梅、广济等县外,又从湖北划来几个县,何耀榜任特委书记,鲁金瑞、徐文初为常委,罗志达、徐文初任特委秘书,罗志达留守特委机关,徐文初随特委行动,各工委、县委书记为特委委员,特委机关设于岳西县鹞落坪。

  会议结束后,高敬亭率部前往鄂东北。何耀榜和特委几个干部,分头深入到便衣队的山洞里,把已经痊愈的伤病员组织起来,很快成立了一个32人的特委警卫队,并把特委的工作作了具体安排:徐海珊负责特委与各方面的联络;罗志达印发标语口号和传单,散发到敌占区去;易元鳌带皖西战斗营出去执行任务。

  何耀榜在六安抱儿山找到便衣三分队,了解到各便衣队的活动情况后,经舒城、桐城、潜山至天柱山,与在这里活动的地下党组织接上头,交待了以后联系的时间、地点和暗号。在岳西后河山,何耀榜又遇上潜山工委书记吴云霞和副书记储道恒,要求他们加强与安庆、九江等联络点联系,尽量获取中央指示和外线情报,直接与皖鄂特委联系,不要发生横的关系。

  吴云霞说他的活动已经半公开了,并成立了中心区委,要求特委给一点枪支,好为今后行动作掩护。何耀榜同意送给他们10支手枪,留下班长周风兰跟随他们一起活动,并交代由周班长以便衣队八分队的名义与特委接头联系。

  何耀榜对潜山工作做了布置,立即赶到小河南。不久,有十几个县的30多名代表化装来到小河南,因行动隐蔽,均未惊动敌人。小河南是皖潜游击队的发源地,也是岳西地下党的活动区域,群众基础牢固,在这里开会比较安全。

  晚饭后,黄云先把何耀榜领进一个叫六形堂屋的大院里,与代表们见了面,会议也就开始了。何耀榜传达了高敬亭主持的桃花冲会议的主要精神,分析了皖西的斗争形势,提出了今后的工作任务,要求各支便衣队要抓住有利时机,备足粮食、鞋袜等物资,支援红军主力部队;各工委、县委和区委及便衣队要建立根据地,扩大武装队伍,积极补充主力红军兵员;在情况紧张时,上下内外要保持正常联系,加强团结与合作。

  两天后,何耀榜回到特委机关所在地鹞落坪门坎岭,接到了高敬亭的指示信。

  何耀榜同志:

  我在黄冈、麻城一带,和手抢团、一营、特务营汇合,打了一仗,部队很疲劳,也有些减员。我将手枪团、一营带回到鄂东休整补充。特务营拖得很苦,如果带到鄂东,仍无法补充。因此我叫特务营仍回到皖鄂边,由你负责他们的休息和补充。你的精力仍着重整理皖鄂边的地方工作。

  根据高敬亭的指示信,何耀榜决定将易元鳌的战斗营补充编入特务营。特务营整编后,开赴黄安,投入新的战斗。

  几个月来,特委积极开展工作,通过两次会议,健全了党的组织,以岳西鹞落坪、大岗岭为中心,纵横二三百里的游击斗争又活跃起来,革命武装力量得到进一步发展,并组织成立了潜太游击队,于启龙任队长,周奇云任指导员,人枪百余,后期编入战斗一营。1937年初,蕲春、黄梅、广济一带的游击队组成战斗二营,熊桐柏出任营长。

  皖鄂特委活动中心地区岳西便衣队,时而集中,时而分散,灵活地打击敌人,虽屡遭挫折,却愈挫愈强,由原来8支并为4支,但后来又发展到12支。特委警卫队在战斗中也不断得到发展,由32人壮大到63人。

  潜山工作也有起色,不但发展了便衣8分队,而且搞活了地下交通工作。工委书记吴云霞往来于安庆、九江与特委之间,带来了许多重要情报。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