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四、外面形势有变化

2014/12/18

  1937年初,何耀榜和皖鄂特委机关的同志们,冒着严寒和弥天大雪,黑夜里走进了大岗岭的深山老林。

  大岗岭和鹞落坪,在湖北和安徽两省的结合部,英山、霍山、岳西三县交界处。境内山峻路险,谷深流急,冲涧交错;山上古木参天,浓荫覆蔽,虽屯兵10万,也不易发觉,是开展游击战的理想之地。河谷两岸,散居着30余户人家。早在1930年,这里的人民在清水寨暴动的影响下,曾经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受过革命熏陶,对党对红军有极深的感情。皖鄂特委机关经常活动在鹞落坪和大岗岭一带。

  在用树枝临时搭好的草棚里,特委秘书徐文初拿着新近出版的《扫荡报》,凑近黯淡晃悠的灯光,读着报纸上有关西安事变、蒋介石被扣的消息。

  西安事变以后,鄂豫皖地区国民党的正规部队纷纷集结,二十五路军集结在安庆,十一路军集结在六安,他们大喊大叫要去“援救”蒋介石。敌人难道要全部开往西北?

  何耀榜从《扫荡报》上知道,高敬亭已把红28军手枪团和一营摆在汉口至罗山的公路上打击敌人,鄂东北独立团和两个游击师及便衣队配合攻击敌人的封锁线和碉堡。

  早晨,一片激烈的枪声从远处逐渐逼近。何耀榜走出草棚,踩着吱吱发响的积雪,向山岭上爬去。

  “哪个部队受了敌人的包围?”徐文初惊讶地问。

  一连几天大雪封山,行动不便,特委对便衣队和部队的情况了解得很少。根据枪声判断,显然是敌人在追击我们的部队。不管怎样,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大白天与敌人展开正面战斗是不利的,必须带领部队前去接应。

  临出发时,何耀榜对徐文初说:“枪声在大岗岭主峰的南边,我带警卫队去接应,你留在机关里注意各地的情报。”

  翻过一条山岭,就接近了土门坳的一条封锁线,这条封锁线由安徽省保安团看守。部队在山坡上隐蔽起来,何耀榜把绰号叫“道士”的班长叫来,让他到前边去侦察。

  “道士”返回来报告:看守封锁线的敌人都在碉堡里,外面只有少数的巡逻哨。

  “‘道士’,在前边带路。”何耀榜说。

  擅长翻山越岭、行走如飞的警卫队,神速地接近了封锁线。敌人还没有来得及走出碉堡,红军战士已经越过了封锁线,返身回击向红军打枪的敌人。

  突然,右侧不远的地方,爆发一片激烈的枪声。何耀榜判断可能是哪支便衣队也同样前去接应,在通过这条封锁线,立刻命令道士去看看。

  “道士”撒开飞毛腿,一溜烟在山边消失了。当他返回来时,身后跟着六、七个人,正是在本地活动的便衣一队。陈队长赶上来报告说,乌石畈到冶溪河一带的枪声最激烈。

  何耀榜带领部队进入丘陵地带,没走几步,身后就响起追击的枪声,于是命令“道士”带领三班殿后,堵击敌人。他们刚转过一个山包,前面突然又出现了一片灰色的“野狼”,是安徽省驻青田畈的一个保安团。

  战士们利用有利地势,边同敌人作战,边向冶溪河一带冲击。走了不到一小时,他们就望见那里枪声连天,杀声震耳,司号员马上吹响了联络信号。

  对方回答了号声,是熊桐柏营长的部队。

  战斗二营刚刚组成,就遇到数倍敌人的包围,处境危急。何耀榜连忙命令司号员答号:我们来接应了。

  何耀榜率领部队向敌人的包围圈冲去,熊桐柏带领战斗二营从包围圈往外冲。两把利剑劈开一条缺口,大家在山包旁会合了。熊桐柏一见面就介绍说,敌人是程汝怀的保8团和25路军的一个营。

  在丘陵地带继续战斗,红军有可能会再陷重围。何耀榜要熊桐柏统一指挥队伍,向万山方向运动。熊桐柏果断、迅速地调整了部队,带领临时组成的突击队,一马当先地向万山方向杀去。

  大雪在天空中纷飞飘舞。红军战士和敌人打成一团,人流和枪声飞快地向万山方向移动。他们到达万山半山腰时,夜幕开始降落了。

  敌人穷追不舍,用三、四个团的兵力把红军和便衣队逼上万山。熊桐柏迎面向跑来:前面没有路!

  “就是劈出一条路,也要走出万山!”何耀榜说。

  躺在雪地上的“道士”班长和他的副班长来二,首先摸出手榴弹,拧开了盖子。等敌人来到近前,抽出导火线,一齐投掷过去,打退了敌人进攻。“道士”发现来二的左大腿挂彩,便对两个战士说,把副班长抬下去。

  “不要管我,注意敌人。”来二严厉地说。

  两个战士服从命令,没去抬他。

  击退了敌人的第二次冲锋,一个战士背上来二,向前追赶战斗二营。

  万山顶上到处是狼牙锯齿形巨石,行走艰难。战斗二营身后就是悬崖峭壁,哪里才是出路呢?

  何耀榜走到断崖边上,意外地发现一棵古树,生长在巨石缝中,欣喜地叫了起来:“看,从这里可以下去。”

  熊桐柏命令:把绑腿解下来,把衣服撕成布条。

  大家很快用绑腿和布条结成绳子,一端牢牢地拴在树干上。战士们拉着绳索有条不紊地顺着绝壁向下溜,腿部负伤的来二爬过来说道:“三班不要下,留下来打掩护。”

  何耀榜说:“小来子,你挂彩了,还是先下去,红军从来不丢下彩号。”

  来二坚决不下去。

  断崖上只剩下三班的几个战士了,敌人打着手电筒和火把,眼看就要追上来了。何耀榜严厉地下命令,要来二下去。他一把拉住何耀榜,哭着说:“何政委,你是爱我小来子,还是爱革命?……敌人上来了,你们再不下去,就要多牺牲几个同志。”

  何耀榜无可奈何地取出两颗手榴弹,轻轻地放在来二的手里。怀着一颗沉痛的心,他握住布绳滑下悬崖。

  何耀榜刚滑到悬崖下,头顶上便响起一片枪声,敌人的手榴弹从悬崖上滚下来了,在他身边爆炸。何耀榜希望来二能够滑下来,可是绳子断了,断崖上滚下一团黑影。何耀榜不由得脱口喊出:“小来子!”

  喊声引来密集的枪弹。熊桐柏把队伍拉到一个斜坡上,向悬崖上的敌人猛烈射击。三班的几个战士在火力网的掩护下,东找西寻了一会,在一片矮树丛旁找到了来二的尸体,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战士们满含着眼泪,用双手扒开积雪,用石块垒成一座石坟。

  三、四个团的敌人被甩在万山顶上,他们要想追上红军,至少也要走两天的路程。何耀榜和战斗二营分手后,回到了大岗岭。

  农历大年三十的夜晚,战斗一营和二十五路军整整打了一天,来到了大岗岭。都说二十五路援救蒋介石去了,怎么还和红军打个没完没了呢?何耀榜发现过去的情报有矛盾,派出两个交通,分别到潜山工委和九江的秘密联络点去了解情况。

  大年初一的上午,何耀榜带着两个警卫员走出大岗岭,沿着鹞落坪走进桃花冲的山沟里。范小楼医生正在石洞里煮肉,一见何耀榜,抬着两只油腻的双手对何耀榜说,我们原说吃了饭去给你拜年,你倒先来啦。

  “我来给伤病员拜年。”

  能够走动的伤病员,都走出石洞,说说笑笑地坐在石头上晒太阳。

  “范医官,有多少彩病号?”何耀榜问。

  “80多人,有十几个不能行动的。”

  何耀榜叫警卫员胡山修把带来的东西分给伤病员,每人发两块钱,补助伙食费60元。

  刘海山也来给伤病员拜年,他指着一个伤员对何耀榜说,这是国民党安徽省保安团哗变过来的姜术堂,他们有7个人。

  何耀榜听潜山工委书记吴云霞提到过姜术堂的名字,天黑后把他带回特委机关。当天夜里,姜术堂介绍了自己的情况。

  他原在国民党安徽省保安第三团,这个团有共产党的秘密支部,一向由红军供给经费。红25军走后,他们与徐诚基接上头,徐诚基牺牲后,就再没有和山区联系上。支部书记是周副营长,姜术堂和另外3个同志为支委。周副营长带领两个连,准备以“剿匪”为名到山区接头,把部队交给红军。去年秋天他们从庐江出发,刚要进入山区就被国民党军队发觉,双方打了起来。经过一个月的周转,他们总算进了山区,不料又被红二十八军误为敌人,将他们包围并缴了械,营长和连长牺牲了,士兵被释放回家。他们在回家途中过封锁线时,触动了地雷,死伤不少,有的跑散了,有的负伤后被炮楼上的敌人抬走了。姜术堂和另外6个人爬了一天一夜,才碰上便衣队,把他们送到了这里。

  姜术堂一边说着,一边难过地流下了眼泪。

  何耀榜安慰道:不要难过,革命总会有挫折。至于组织关系,以后设法解决。

  几天后,派去潜山的交通返回来了,带来了吴云霞的一封信,信上说:为了抗日,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张学良、杨虎城释放了蒋介石。

  蔡炳臣也来到草棚子里,一边烤火一边向何耀榜汇报说,去九江的交通过封锁线时被敌人发觉,脚上负了伤,现正在休息。他带来的信上说,党中央从民族利益出发,准备与国民党谈判,共同抗日。

  山外发生的这些大事,何耀榜一时看不清楚,悟不明白。好久没接到党中央的指示,高敬亭一直在鄂东北又接不上头,今后的工作该怎么办?他见姜术堂在不远的地方看报纸,顿时生出一个念头:姜术堂是哗变过来的,对国民党一套熟悉,适合跑交通。

  何耀榜起身走到他的面前:“姜术堂同志,你在看报?”

  姜术堂连忙站起来:“是的。”

  “这些日子报上有件大消息,看到了吗?”

  “看到啦,西安事变,捉住蒋介石又放啦,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是呵,外面情况变化很大。我们被敌人封锁在山里,对真实情况一点也不了解,也捉摸不清党中央的政策和方针。”

  姜术堂听出何耀榜的弦外之音,主动提出要求:“何书记,如果组织上相信我,派我跑一趟交通,我一定完成任务。”

  “你敢去吗?”

  “请你相信我,我有办法出去,争取五、六天就返回来。”

  姜术堂只身走下了大岗岭。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