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二、谈判不是做买卖

2014/12/18

  1937年7月15日清晨,受高敬亭的指派,何耀榜以红二十八军代表的身份,开始与国民党方面进行接触。他以红二十八军名义给卫立煌写了份公函,提出双方进行谈判。信封上的文字是横写的,上面写着:岳西县第三区公所速交卫督办立煌收。

  便衣队员把这封特别的信函,送到附近的蛇形岗炮楼。

  当时国民党官场文牍往来,很有讲究。信封上的文字不能横写,“速交”应该写成“转呈”,“收”要写成“钧启”,更忌名讳字。炮楼里的官兵见到这封乱了规矩的信件,不敢怠慢,连忙送到区公所。当时区长不在,区员接到这封信,诚惶诚恐,一面打电话向县里报告,一面火速将这封信送往县城。

  当天中午12时,何耀榜就接到对方的回信:“高敬亭先生:我方愿意形成谈判,兹派我方代表赵先生前往蛇形岗炮楼接洽,请你们也最好派人到蛇形岗炮楼来,作第一次交谈。“

  这封信的下款是:鄂豫皖边区督办公署岳西办事处。

  对方的反应好快呀!谈判是红二十八军主动提出来的,红军有准备,对方没有准备。再说,蛇形岗离县城抄小路也有45华里,岳西办事处即使很快地接到公函,也要有一番计议。高敬亭和何耀榜对于对方的快速反应,有点不可思议。

  夏天的中午,天气炎热。在一间低矮的小屋里,高敬亭、何耀榜几个人坐在门板搭就的床铺上,身上的汗水不断往下流。大家都在考虑着同一个问题:去,还是不去?

  去了,敌人会不会设下圈套?这个时候,“活捉高敬亭者赏洋五万元,活捉何耀榜者赏洋二万元”的悬赏布告,还到处张贴着。如果不去,好不容易出现的机遇,就会稍纵即逝,不仅无法实现党中央的指示,而且对方必然造谣,说红二十八军没有诚意。

  何耀榜谈了自己的想法:既然谈判是我方主动提出来的,对方有了回应,应该积极推动。谈判有风险,不能怕牺牲。自己是红二十八军谈判代表,应该前去打探对方的虚实。他走以后,部队由易元鳌负责,炮楼里要是出了什么事,以枪声为号。”

  没有其它更好、更妥善的办法,最后就这样决定下来。

  何耀榜临走时,高敬亭反复嘱咐:—定要多加注意。

  何耀榜带着一个班的战士,来到蛇形岗炮楼附近,在不远处的一座凉棚下坐下来,装着乘凉休息的样子,等待对方派人接头。一支烟没有抽完,炮楼里走出来几个人,来到何耀榜面前。为首的一人自我介绍他是本区区长,姓李,并问何耀榜贵姓?

  何耀榜站起来回答:“我是红军八十二师何师长的警卫队长,姓吴。”

  李区长急忙返回炮楼,带着一名全副武装的军人来到凉棚下。此人姓赵,是岳西办事处的联络参谋。赵先生挪动着屁股,坐了下来,声言要见何师长,并说不见到何师长,是不能够进行谈判的。

  看到那股酸劲,何耀榜心里暗暗发笑,只好说自己是奉何师长命令前来接头,并不是来谈判的,有什么事情,可以转达给何师长。

  赵参谋毫不掩饰地说,红军交一挺重机枪给500元,交一挺轻机枪给150元,交一把盒子枪给100元,交一把长枪给80元;红军的官,到他们那里来还当官;红军的兵,到他们那里当排长。

  何耀榜问:“赵先生,你是奉谁的命令来谈判的呢!

  赵先生回答:“奉卫督办岳西办事处的命令”。

  何耀榜严肃地说:“赵先生,这不是在谈判,是在做买卖。你回去问问卫督办,是真心谈判,还是假意谈判?”

  赵参谋见“吴队长”不好对付,怏怏地说:“好吧,你回去告诉何耀榜,叫他不要走,我回去报告我们的长官。”

  就在这时,李区长从炮楼里出来,小心翼翼地对赵参谋说:“方县长来电话,说卫督办有命令,不管在任何地区,如果高部发起谈判,当地的军队不得发生武装冲突,地方政权不能给他们麻烦。方县长还一再嘱咐,这是国家大事,事关重大。”

  两人正说着,又有人喊赵参谋去接电话。赵参谋进了炮楼,很快就返回来,忙不迭停地向何耀榜抱歉,办事处叫他现在就回去,因而不能多陪,说完就匆匆要走。

  何耀榜见赵参谋要走,便说:“赵先生,你回去转告卫督办,以后谈判由岳西县三区转达。这里离县城不远,我们等到晚上6点,你们打电话给李区长,叫他去见我们的师长,表示你们对谈判的态度和诚意。”

  李区长对“吴队长”说,晚上6点,不管岳西县有无指示,一定到友军驻地求见何师长,听取指教,就是不知能否见到何师长?

  何耀榜笑着说:6点钟你们从大路上来,我在外面迎接,保证能见上何师长。

  回到蓝田村,高敬亭等在村头。他一见到何耀榜便迎上来说,自己一直用望远镜看着蛇形岗炮楼,那里每个人进出,看得很清楚,他身上都汗湿透了。直到何耀榜上了山,他才放下心来。说着,他们一同走进屋子。

  何耀榜把在蛇形岗的经过,向高敬亭叙述了一遍,并说:谈判是我方主动提出来的,对方措手不及,派来的人没有准备,不是真正来谈判的。他们一方面以金钱、地位来引诱我们,试探我方的态度;另一方面,企图以军事力量来威胁我方。国民党第三十二师就在附近,我们应当做好准备。他建议高敬亭带交通队和警卫队一部,到鹞落坪去,那里是红军的根据地,相对比较安全。

  高敬亭说:“你的分析我同意,但我不能走。和谈在即,大事当前,不管有多大危险,我们都得在一起,共同应付。我的意见是把周围所有的便衣队调集在一起,情况万一紧张时,一同冲出去。”

  下午6点钟,李区长果然来了,老远就跟“吴队长”打招呼:“方县长说,单是岳西办事处和你们谈判,怕你们不愿跟他谈,因此叫我来看看何师长。如果何师长在这里,卫督办可能派出他的正式谈判代表。吴队长,不知何师长能否接见我们?”

  “我就是何耀榜。”

  听到何耀榜回答,李区长大吃一惊,楞在一旁,不眨眼地看着。过了一会,他似乎明白过来,吁了口气对何耀榜说,三十二师王修身的部队正在运动,住在这里不能说完全没有危险,要何耀榜多加提防。李区长还说,他来时准备了一些东西,不敢叫老百姓送,离这里只有几里路,请何师长派人抬回来。

  何耀榜随即把管理科长叫来,让他带些人跟李区长去抬东西,并要他分一些东西给区公所的乡丁们,谢谢他们的帮忙。

  天黑了,何耀榜查哨后回到小屋,与高敬亭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们一同分析眼前的时局,商议今后的对策。黎明时,陈明江进来报告:三十二师全部开到红军驻地附近宿营,后面还有军队在继续运动。手枪团一队埋伏在霍山和英山的交界岭上,和三十二师打了一整夜;三队在后火山一带,不知跟哪个部队也打了一整夜。

  何耀榜对陈明江说,为了谈判,红军不能走,一定要把敌人包围圈内外的联络工作布置好,送信如果有困难,就用传呼的方法。另外,动员基本群众多找一些铁锹、锄头,配合战士们在所有的大路上、山头上筑起集团工事,越快越好。

  中午,岳西县民政科长锣鼓喧天地送来100多担酒肉、鸡子、粮食。下午5点多钟,李区长又来了。他告诉何耀榜:这里谈判,南京已经知道了。

  李区长说,王修身的三个旅已全部调来,正在赶修工事。安徽省政府也派人来了,这人姓郭,是个副官,是代表地方的,明天到达岳西县,可能到三区来。方县长在电话上说,卫督办派来的代表因为天气热,今天没有赶到岳西县。李区长并说,你们和三十二师处在战争状态,能否跟王修身先谈一下,双方取消战斗状态?

  何耀榜感谢李区长的提醒,并说,王修身在“清剿”中损兵折将,不肯善罢甘休,将红军包围于岳西鹞落坪、大岗岭、蓝田村一带,这是事实。但是,红二十八军是能打仗的部队,绝不会怕他,根本没有必要和他谈判。

  虽然谈判在即,谁的心里也没有把握。何耀榜就周边军事状态与高敬亭交流,高敬亭也有些担忧:昨天一夜打得很激烈,红军损失可能不大,可今夜的情况难以预料。

  何耀榜说,战斗营和便衣队在山沟里埋了许多地雷,三十二师过去吃了几次埋伏战的苦头,是不会轻易进山沟的。如果三十二师向红军攻击,我们利用4个班堵击敌人,看守地雷引线,给敌人大量杀伤后,再乘机带领另外几个班从山沟里杀开一条血路,让军部和特委机关冲出去,然后到潜山找特务营会合。

  高敬亭放心不下,当天夜晚同何耀榜登上山头。四周的山头上,山坡上,到处是敌人的篝火,层次分明。根据篝火判定,三十二师以4层包围着红军,并可以看到少数影影绰绰晃动着的人影。敌军以篝火示意对我军包围的森严,我军同样用火炬造声势,大大小小的火炬,形成一条条火龙,一片片火海,一层又一层地直插山顶。火炬之多,军民之众,方圆数十里。夜空中的火炬、篝火发出的光亮,实际上是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抗。

  高敬亭看着火的海洋,缓缓走近何耀榜:外面再打两夜,谈判就有可能成功,只是这样打,就怕我们伤亡过大。

  何耀榜说:我们的指战员有打“麻痹战”的经验,他们不会去硬攻,伤亡不会大。

  两人又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