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三、作好两手准备

2014/12/18

  李区长又匆匆忙忙地离开蛇形岗炮楼。他对何耀榜说,安徽省政府的代表郭副官已经到了岳西三区。郭副官看到这里的情况,给三十二师师长王修身打了电话,说三十二师逼的太紧,谈判代表不好出入,要他们让出一条路口。

  李区长告诉何耀榜:“郭副官现在炮楼里,何师长是去呢,还是叫他过来?”

  “那就请他过来,我们各走几步,到哨位附近见面。也请他看看:国民党军队把红二十八军谈判代表团团围住,究竟是什么企图?”

  李区长下山不久,领着一位年轻人来到红二十八军哨位附近,并向双方介绍说:“这位是何师长,这位是郭副官。”

  郭副官开诚相见:红二十八军在安徽省内和卫立煌先生举行谈判,所以安徽省派他来协助有关事宜。他还说,在双方正式代表接触之前,愿意先与何耀榜交谈一下。

  何耀榜接着问他:“王修身的军队包围了红二十八军谈判代表,郭先生来时看到了吗?这难道是对谈判有诚意吗?”

  郭副官说卫立煌先生已经下令:“在谈判区域,国军不得随意打枪,特别是住有代表的地方,不允许对代表团成员有任何侮辱和伤害行为,如因当地驻军而使谈判不能形成,一律由当地驻军负责;如共方不辞而别,则由共方负责。”

  “郭先生是听到的呢,还是看到了电文?”何耀榜问。

  “我在办事处时,他们拿来电报,我亲眼看过的。”郭副官说。

  分手时,郭副官说:“请何先生放心,谈判大势所趋,是一定能成功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不管怎样,我们会搭桥到底。”

  下午5点,李区长高兴地给何耀榜送来了卫立煌7月16日的亲笔信,主要内容是表示愿意谈判,并派他的少将高级参谋刘刚夫为正式代表,随带军政处邱处长来岳西,并请红二十八军谈判代表到岳西县谈判。

  晚9点多钟,陈明江走进何耀榜的住房报告说,昨夜战斗部队伤亡不大,地下党的同志牺牲很多,吴云霞领导的潜山工委全部牺牲了。

  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大家心情十分沉重,房间里更加闷热逼人。

  长时间沉默之后,高敬亭开口了:潜山工委是我们对外的唯一联络点,敌人恰恰打中了我们的要害,这里面可能有叛徒。敌人想切断我们与中央的联系,使我们在谈判中陷于孤立。卫立煌的信和那个姓郭的,很有可能麻痹我们。因此。我们目前的处境相当危险,随时有遭到敌人围歼的可能。

  高敬亭指示大家:敌人向我们进攻时,就是拼死,也不能让敌人捉一个活的。

  何耀榜认为高敬亭的分析是正确的,今夜明晨,是最严重的关头了。他说:国军如果在夜晚向红军发起攻击,红军虽然会有伤亡,还是可以冲出去的;要是敌人明晨进攻,红军就更困难了,伤亡必然会更大。若他们真心谈判,明天应该有正式代表来。如果明天仍然没有正式代表来,说明敌人没有诚意,红军就不再跟他们纠缠下去了。

  潜山工委全体同志的牺牲,高敬亭、何耀榜最痛心的是与中央失去了联系的渠道。何耀榜要陈明江派人去了解情况,看工委的同志是因为敌人估计到他们在谈判中的作用而被捕牺牲的,还是由于他们没有经验,在组织力量同敌人斗争时牺牲的,待了解到确实情况后,再加以研究分析。

  陈明江离开后,高敬亭问何耀榜,除了潜山工委,是否还有第二个联络点可以和中央取得联络呢?

  何耀榜说,第二个联络点在九江,敌人“三个月秘密清剿”以后,他们的活动更加秘密,只有自己去才能接上关系,眼前又离不开这里。另外,还有一个地下党的同志,党中央关于谈判的指示是他联系上的,但派他到西安去了,已经走了一个月,估计快回来了。他回来得快,可能带有中央的详细指示;若回来得慢,可能中央有人来。

  何耀榜同高敬亭走出闷热的小屋,看看天色,已近黎明。

  在敌人包围圈内,红军只有一百五、六十人,而四周的敌人却是13个团,好几万人。何耀榜对高敬亭说,如果三十二师一意孤行,我们一定要拼出去。高敬亭带手枪团二队和警卫队的部分战士,埋伏在第二道工事外边,一旦敌人发动攻击,何耀榜就带领少数同志冲到沟里,吸引和带走敌人,高敬亭则和部分战士乘机突围出去;如果不能带动敌人,我们就拉响地雷网,与敌人同归于尽。

  何耀榜见高敬亭仍然在犹豫,便说:你现在还没有出面,敌人不知道你在这里。你突围出去,保存了革命力量,还可以重新和敌人进行谈判。何耀榜说着就开始一一地交待,皖鄂边的财政是徐文初管理,大岗岭上埋着1800个银洋,警卫员胡山修知道地点,并要高敬亭把胡山修带走。

  听到这些话,高敬亭和在一旁的易元鳌、胡山修,流下了眼泪。

  19日早晨7点,有人前来报告:敌三十二师已爬近红军的第一道工事。何耀榜命令号兵照常吹开饭号,并派人到原来的哨位上去查看。他特别交待:如果敌人打枪,我们就甩手榴弹。

  大家密切地监视着敌军的一举一动。上午8点钟,胡山修又来报告说:从望远镜里看到蛇形岗炮楼里出来两个人,可能是郭副官和李区长。军政委请何书记回房去,这一带由易元鳌看守指挥。

  何耀榜返回房里,准备应付郭副官和李区长。为了保密和便于行动,他们商量高敬亭化名李守义,以军政治部“李主任”的身份出面,与何耀榜一起同对方周旋。

  不一会,郭副官和李区长到了。郭副官说:“卫立煌先生派来的代表已到达岳西县,他昨天来电话,请何先生到岳西谈判,由我相陪。”

  何耀榜当即表示,自己到岳西县去是可以的,可这里还有红军部队和高敬亭派来的军政治部“李主任”,他是来掌握谈判的。因此,他到岳西去有一个条件,王修身的三十二师要后退20里路。如果不退兵,那就不是真心实意地谈判,很有可能别有用心,自己怎么能轻意到岳西去呢?

  “何先生到岳西谈判,李主任去吗?”郭副官问。

  “他不去。”何耀榜回答。

  郭副官这才表示说:“为了谈判,双方应当退兵。如果三十二师和保安团后退20里,贵军是否停战和退后呢?如果可以,我愿意现在就去交涉。”

  “郭先生,这个村子只有几家老百姓,我们已经住了5天,加上三十二师的包围,各方面都很困难,我们决定今天上午10点转移驻地。原想去通知贵军,现在你们来了正好,希望在转移驻地时不要发生问题,否则一切后果由贵军负责。”

  “何先生,贵军转移驻地的时间最好改在上午11点钟。上午11点前,发生了问题应由我方负责。我现在马上去给三十二师打电话,三十二师如果不退兵,我立即赶来告诉你们;如果他们答应退兵,我和李区长于12点钟再来。”

  两人就这样商定下来。

  送走郭副官和李区长,何耀榜到高敬亭处汇报。交谈之中,传令兵进来报告说,三十二师正在“收哨”,各处都吹响了集合号。听到这个消息,何耀榜和高敬亭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和喜悦。两人当即走出屋外,站在一座山头上,看见三十二师一股股地在集合,一队队向后退去,直到三十二师消失在第四道包围圈后面,他们才返回屋里。

  三十二师的一个旅向岳西方向去了,另外两个旅向潜山方向去了。

  中午12时,郭副官和李区长准时来了,他们转达了岳西办事处的两点要求:一是红军今夜停止攻击;二是谈判代表今明两天要赶到岳西办事处。

  何耀榜说:“红二十八军政治部的李主任来了,他是上级,有关谈判的问题都要经过他。我现在去请李主任来,大家见见面。”

  见到高敬亭,何耀榜说出了对方的两点要求,请他定夺。高敬亭说:停战我没意见,你去岳西的事,我要和他们讲一下条件。

  高敬亭走进屋内,何耀榜向双方作了介绍。坐下之后,高敬亭说:“关于停战问题,今夜只能保证红军在岳西三区内停战,其他地区一时很难通知到;何耀榜到岳西,今天是到不了啦,不过可以先到三区。”

  郭副官说:“谈判是一件大事,在很短的时间里不可能结束,何先生走后,还会有很多问题,我们可能经常要来和李主任见面和请教。”

  的确,谈判是一件大事,不可能一蹴而就。何耀榜认为,到岳西去的时间要是长了,容易出问题,大家也特别担心,于是对高敬亭说:“李主任,我到岳西去谈判,有无进展,能否成功,三天内一定回来汇报一次。”

  “我等着你的好消息!”高敬亭两眼充满了期待的目光。

  何耀榜感到全身沉甸甸的。在郭副官、李区长的陪同下,他迈着稳健的脚步,一步步地朝山下走去。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