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四、有惊无险

2014/12/18

  7月20日上午8时,何耀榜、郭副官和李区长三人骑着马,从岳西三区出发,11点多钟到达岳西县城门外一个沙滩上。县里的工、农、兵、学、商各界人士,早已列队迎候。最前面的是国民党军队一个团,摆成4路纵队,后面是各界代表和群众,手执各色小旗。

  何耀榜翻身下马,方县长上前迎接,两人并肩缓步入城。

  中午,何耀榜同卫立煌派来的代表刘刚夫、邱处长见面。他们穿着军服,扛着肩章,神气活现。邱处长虽然是一名校官,看到何耀榜穿着一身沾着泥巴的土布便衣,似乎不大顺眼,摆着一副爱搭不理的怪相,何耀榜自然也不去理睬他。

  刘刚夫一坐下来,便说道:“方县长虽然通知说何先生己来到了,我因为有点感冒,没有前去迎接,还请何先生海涵。”

  何耀榜应酬说:“我本应先来拜访刘先生,因时间仓促,没来得及,也请刘先生鉴谅。”

  “不敢当……”刘刚夫站起身,脱下军帽,而后点头地说:“何先生,贵军在鹞落坪上有多少军队?”

  何耀榜立即明白,他是想知道鹞落坪上令王修身最痛心的一次埋伏战,于是回答说:“鹞落坪上只有一个团,在大岗岭上一带活动的经常是一个营。”

  刘刚夫有些惊奇,又问:“那么,黄冈和麻城东部的战斗,贵军有多少军队?”

  “三个营。”何耀榜回答。

  刘刚夫拖长了声调:“贵军在鹞落坪不止一个团吧?王师长在那里吃了你们的大亏!”

  刘刚夫接着说:“黄冈战斗,我知道你们是三个营,可你们三个营就抵住了我们三个旅。现在要合作抗日,有你们这样英勇善战的军队,抗战一定会取得胜利。”

  这种假惺惺的谈话,何耀榜当然很反感,出于礼貌,还是偶而应付了两句。

  吃完午饭,大家都表示不愿休息,言归正传,开始面对面的交谈。

  刘刚夫问:“何先生,贵军在这一带面积有多大?”

  “皖鄂边区共有几十个县,都有一些部队。”

  “贵军在两个星期内能集合起来吗?”

  “单是皖鄂边几十个县的部队,不用说两个星期,就是两个月也难得集合起来,何况连集合的地点都没有?再说,贵军仍在向我军‘进剿’和攻击,并没有停战。”

  “这是个根本问题。”郭副官在一旁插话。

  刘刚夫斜看了郭副官一眼,说道:“还是请何先生提出条件来,我们好作商量和请示。”

  何耀榜说道:“刘先生是豫鄂皖督办公署的正式代表,第一步是不是先停战,然后我们再通知各部队集结。关于集合的地点,刘先生是知道的,我们的中心一向是在鹞落坪,不知贵军能否把九河、青天畈一带的村镇退让出来,作为我们的临时集合点。这只是我个人的意见,如贵军不愿退让,那么岳西、英山或是罗田的县城也可以,不过比较起来,岳西县城最为中心,同时也图刘先生方便。”

  “何先生,贵军集合后的供给问题怎么办?”

  “这就不是我们所能解决的问题了,而是我党中央和蒋先生谈判的内容了。”

  “贵军部队集合后,用什么名义呢?”

  “关于我军的番号,也不是我和高军长所能解决的,而是由我党中央决定的问题。在我军集结过程中,刘先生如能够给以方便,可以用红二十八军的名义,但不能有丝毫其他的含义,否则部队打起来,我们一概不负责任。”

  刘刚夫一副为难的样子:“何先生是知道的,我部早有对红二十八军清剿的命令,如红二十八军再用这个名义,停战中会发生很多的困难。我的意见是:鄂豫皖是高敬亭先生为军长,可否就以高部为番号?”

  “这个问题我不能决定,等回去请示后才能确定。这个问题可以先放一下,现在最主要的还是首先解决停战问题。”

  “何先生所提出来的问题,我也不能作出决定,也要请示卫督办。那就这样吧,今晚6点钟我准备便餐请何先生,我们再作交谈。”

  下午5点半,刘刚夫派人来请,何耀榜和郭副官、方县长、李区长一同前往。刚到办事处,刘刚夫就说:“何先生,卫督办在电话上请你谈话。”

  卫立煌在电话中说,何先生所提出来的条件,他没有意见。第一,关于停战问题,他立即下令国军在各地停战;第二,关于贵军集合地点,何先生提出来的九河一带较为中心,县城是不够合适的;第三,友军的番号问题,这是两党中央决定的问题,刘刚夫的提法是不妥当的;第四,友军集合后的供给问题,暂时由当地负责,以后仍由两党中央协商解决;第五,为实现谈判和停战,双方组成代表团,共同组织谈判委员会和起草委员会,所有谈判中达成的协议,都要形成文字,由双方同意后签字。我方决定以刘刚夫先生为正式代表,安徽省的郭副官和李区长协助。他还在电话上说,听刘刚夫先生说,何先生对谈判表示很诚恳,在此表示感谢。

  何耀榜在电话中与卫立煌确定:双方组成代表团,到九河正式谈判。

  21日晨,代表团从县城发,一路同行。骄阳似火,国民党的代表远远地落在了后面。下午一点,何耀榜走上界岭,在一个饭店门外休息。忽然,便衣队的指导员黄子香出现了,何耀榜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从这里路过呢?”

  黄子香说:“军政委叫我来找你,看有什么情况。”

  何耀榜将在岳西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并要他回去告诉军政委,谈判问题还要组织代表团,由双方共同组织停战委员会和起草委员会。停战问题请军政委早作准备,最好能提出停战的具体条件,明、后天到九河来。另外,请军政委派手枪团三队来作警卫队,最好叫便衣队也来几个人,好跑交通。

  黄子香走后不久,李区长就赶到了。他说因为天热,刘刚夫他们在后面休息了,明天早上才到九河。李区长问何耀榜是不是在这里歇下来,何耀榜决定当天赶往到九河。

  第二天早晨八、九点钟,刘刚夫和政训处邱处长才慢慢腾腾地来到九河。

  离九河5里路,便是青天畈。这里有所小学,学校放了暑假,双方商定上青小学为谈判地点。

  上青小学原是汪氏祠堂,建于清朝乾隆年间。1928年,共产党人利用这座祠堂办学校,在九河、青天一带进行革命活动。现任校长汪恭颖与三区区长李德保关系甚好,与便衣队也有联系,便衣队常以学校名义取得路条,采购布匹、食盐等物资。选定上青小学为谈判地点,双方都甚满意。

  从7月22日起,双方在上青小学开始正式谈判。刘刚夫提出:停战委员会和起草委员会是确定要组织的,但必须先研究一下停战的条件,然后才能根据双方所提出来的条件起草方案。他并且问:“何先生提出九河是第一步的集合点,那么总的集合点在什么地方呢?”

  何耀榜说:为了部队集合较快起见,最好是立煌县和商城县。如果指定湖北和河南两省,那就只有信阳比较中心,便于集合。这几个地方都不行的话,最后只有湖北黄安的七里坪到礼山的宣化店一带。不过,要是在这一带集合的话,河南的部队半年也难集合起来;要是在金家寨或七里坪,安徽省内的部队两三个月内即可以集合。

  这个问题双方争论的时间很长。最后,刘刚夫才说:“那还是七里坪比较合适,不过我还要请示。”

  经过交谈,由何耀榜、刘刚夫、郭副官三人为停战委员会和起草委员会的委员,具体条款执笔由李区长担任。每天除谈判之外,何耀榜还要应付国民党记者各式各样的询问、谈话。为了在谈判中遵循党中央提出的有关原则,每天晚上,由陈明江给何耀榜诵读党中央有关谈判的文件,有时要读几遍,在不违反中央文件的原则下,根据鄂豫皖的实际情况,把我方的条件在谈判桌上一一提出来。

  谈判一直在上青小学东厢旁进行,房间虽然宽敞,但六月炎天,国民党的代表只顾摇扇解热,加上咬文嚼字,讨价还价,谈判进程相当缓慢。在谈到第三天的时候,坐在邱处长身旁的赵参谋,不知是热得不耐烦,还是因为事不关己,手脚闲得无聊,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把邱处长那根靠在椅子旁的文明棍,拿在手里玩弄,把文明棍的把子与棍身玩弄开了。赵参谋左手捏着棍身,右手提着棍把一抽,突然现出又尖又亮的扁形长刀。

  何耀榜眼明手快,见赵参谋抽出长刀,当即拍案而起,并大呼:“你敢动手杀人!”说着,便将桌子一掀,拿起椅子,准备自卫。

  会场一时满座哗然。

  守在小学大门外的双方哨兵,闻声冲了进来。赵参谋知道闯了祸,吓得浑身哆嗦,不知所措。幸亏郭副官急忙从赵参谋手中夺过那根特务专用的文明棍,一再解释是误会,不要因为影响和谈,何耀榜才把椅子放下来。

  为摆脱窘境,刘刚夫对赵参谋大加训斥,并向何耀榜道歉。极为尴尬的邱处长,更是打躬作揖,连陪不是。

  第五天,李区长根据会谈的成果,给何耀榜一份拟好了的条款草稿。红二十八军提出的条款主要是:

  1、红二十八军鄂豫皖的集合地点在湖北省黄安县七里坪至礼山县宣化店一带的村镇。

  2、红二十八军在鄂豫皖三省设立三个办事处,分驻河南省确山县、湖北省黄安县和安徽省立煌县。

  3、允许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

  4、释放一切政治犯。

  5、武器弹药和给养要与国军相同。

  6、开赴抗日前线的交通工具和地方政府的配合一律由国民政府负责。

  7、红二十八军驻地如有土匪扰乱和违犯社会秩序者,有权予以镇压。

  8、进驻七里坪途中,友军不得堵击、追击,如发生冲突由国民政府负责。

  9、最后集合时间在年关以前。

  10、如有老弱残废者返乡或探亲,友军和当地政府应保障他们生命安全,如友军认为可疑者,应送红军办事处处理。

  11、红军家属一律按抗日军人家属待遇,过去鄂豫皖三省被国民党强卖之妇女等,愿回原夫原地者,当地政府应予协助。

  12、上述条款仅限鄂豫皖地区,凡属全国范围的问题由两党中央决定,高部番号亦由两党中央确定。

  国民党代表提出的条款,主要有:

  1、不打土豪。

  2、不破坏交通。

  3、不得在国军中发展共产党员。

  4、不经国民政府许可,不能扩兵。

  5、军队行动要有护照,否则不负责任。

  6、友军集合后,不得在各地保留便衣队,否则按土匪处理。

  7、鄂豫皖的红军在三个月内集合到湖北省黄安七里坪。

  当夜,何耀榜和陈明江在通往鹞落坪的一个小湾子里,找到了高敬亭,把何耀榜提出来的条件一一读给他听。在征得他的同意后,何耀榜提议说:“军政委,明天签字还是请你去一下吧?签字前,国民党提出的条件和我们提出的条件如有不合适的地方,还可以更改,”

  高敬亭点了点头。

  7月28日,九河的朱家大屋,门前悬灯结彩,稻场上搭着高高的戏台。上午8时整,鄂豫皖地区国共两党的谈判代表在热烈的锣鼓鞭炮声中,步入朱家大屋的客厅,正式举行签字仪式。

  这天晚上,何耀榜从刘刚夫手中接过国民党方面制订的红28军行军路线图和通行护照。护照上有卫立煌的签字,并盖有国民党安徽省政府的四方大印。双方约定几个月后,再一次在湖北黄安七里坪相见。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