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二、大悟山反“扫荡”

2014/12/18

  刚刚粉碎国民党顽军的进犯,日军又乘隙而入,采取“铁壁合围”的战术,向大悟山区实施大规模“扫荡”,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此时正值1942年年末岁尾,大悟山区寒气袭人。大悟山西北有一个村子叫白果树湾,只有十几户人家。这个村子看上去很不起眼,却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鄂豫边区抗日民主根据地党政军首脑机关就设在这里。

  白果树湾南面三华里的新屋畈,四周群山耸峙。在一个名叫磙子河的转弯处,有一块20来亩的开阔地,这里原是一片荒地,野草丛生,还有一半是鹅卵石沙滩。第五师开来一个团,铲除野草,拣开鹅卵石,填平低洼地,将它变成了一块平坦的大操场。随后,五师司令部集中七、八千人的野战部队,在磙子河操场上整训练兵。操场内,战士们走队列、练剌杀,喊声阵阵,一片勃勃生机。

  乡亲们见新四军掀起如此热烈的练兵高潮,纷纷猜测开了:“新四军要收复武汉,要对小日本大反攻了!”

  群众为新四军助威的话,传到日军和汉奸耳中,对他们震动很大。一方面,他们感到惊慌,因为新四军集结这么一支主力部队,的确对武汉日军是个很大的威胁;另一方面,他们感到这是寻找新四军第五师主力决战的一个极好机会。于是调兵遣将,迅速集中了一万多日伪军,进攻大悟山。

  12月16日中午,何耀榜和警卫员各骑一匹枣红大马,沿着起伏不平的山路,由东向西急驰而来,马蹄过后卷起一片飞扬的尘土。何耀榜热汗涔涔,不停地策马扬鞭,一到司令部门口就翻身下马,疾步朝作战室走去。

  作战室里,烟雾腾腾,坐满了边区党委和五师、各旅、各军分区负责人,参谋们进进出出,一个个面色凝重。李先念坐在会议桌的上首,神态自若,一边吸着边区自制的“三三牌”香烟,一边专注地听着各级指挥员的发言。当何耀榜走进来时,李先念站起来打了招呼,并接过何耀榜画有“+”号的紧急情报。

  何耀榜简单地汇报了河口、夏店方向日伪军的情况后,坐在了一条板凳上。

  李先念灭熄手中的香烟,站起来说:“据各路情报,这次涌向大悟山的日伪军,主要是驻应山代号为‘辛’集团的第三师团,驻应城代号为‘广’集团的第五十八师团,由咸宁赶至汉口转而北上代号为‘锋’集团的第十七旅团;还有驻广水、安陆、随县的伪军第十一师李宝莲部,驻信阳的伪军第十二师师张启璜部,以及其他几处的皇卫军。”李先念顺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扎紧急情报信,向众人扬了扬:“这是内线同志通过交通站送来的情报,已得到证明。”

  随后,李先念转身拿起一尺长的小竹棍,指着墙上的军用地图说;“日伪军一万多人,分十四路沿公路、铁路向大悟山扑来,包围圈正在缩小。很明显,敌人的运动态势是个合围阵势,用的是‘铁壁合围’战术。”

  李先念回到座位上,沉吟片刻后问何耀榜:“驻禹王城、黄陂站一线的国民党第五战区部队有什么动静?”

  “昨天上午,已撤到宣化店地区去了。”何耀榜补充说:“敌人正是从广西军撤出的空隙地带,由黄安、黄陂站、禹王城、彭陈店伸入大悟山东部地区的。”

  “这些王八蛋,溜得真快!”李先念脱口骂道:“这明明是给鬼子让路嘛,是在引狼入室,吃掉我们。”

  “国民党军历来就是见了鬼子像兔子,比谁都溜得快!”何耀榜进而自信地说:“师长,打吧!我们五师主力部队和各军分区部队互相配合,来个‘麻雀战’,让敌人打着大锣来,敲着壁斗回去,不会捞到半点便宜!”

  何耀榜一席话,说得大家哈哈大笑,凝重的气氛一下子似乎活跃的许多。

  李先念胸有成竹地说:“打肯定要打,但不能硬拼,敌众我寡,必须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我们要以灵活的战术粉碎敌人的企图。在敌人整个包围圈尚未完成之前,要迅速组织大悟山地区的机关、部队分路突出敌人的包围圈,插到敌人的后方,以进攻的手段破坏其分进合击的计划,以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敌人集中主力之时,后方必然薄弱,利于我军进袭。只要大家树立机动灵活、积极主动的战术思想,我们一定可以使敌人的‘扫荡’计划彻底破产,取得这次反‘扫荡’的胜利!”

  说罢,李先念以征询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移过。他见大家没有吱声,风趣地说:“各路神仙都在这里,有什么高招,赶紧说,时间不等人,得抓紧准备。”

  “我同意师长的意见,把部队和机关分成若干路,从敌人的薄弱部位转移出去。”参谋长刘少卿说。

  “牵制部队人数不要多,但对环境要相当熟悉。”十三旅政委方志平建议。

  “还要指示邻近几个地委、军分区,组织人民群众和地方武装,配合主力作战。”边区党委负责人陈少敏也作了补充。

  “坚壁清野工作要提前做好,尽量减少损失,不给敌人留下任何东西。”不问主任任质斌说。

  李先念当即定下决心:“好,就这么办,司令部尽快拿出方案,大家分头准备,黄昏出发,今夜突出重围!”

  作战会议结束后,根据李先念师长的指示,何耀榜迅速回到鄂东军分区,作了一番紧急部署。当天夜里,何耀榜率鄂东军分区一、四团两个团,由四姑墩经华家河向黄安城日寇据点外围急速奔进;程坦率鄂东军分区二、三团两个团,接应五师突围部队。

  夜色朦朦胧胧,山路隐隐约约,没有犬吠,没有灯火,只有偶尔传来报更的木棒声。何耀榜走在前头,身边紧跟着参谋和作战部队,他们谁也不说话,静静地摸索着前进。

  “当!”不知谁不小心,弄响了行军壶,何耀榜立即传出口令:“往后传,保持肃静,不要有声响。”

  经过一夜行军,队伍天亮前赶到了目的地。四野蒙蒙雾气,整个黄安城和周围的乡村、田园、山林缥缈虚无,若隐若现,五米之外不见人影,恍如仙境一般。

  大家在黄安城周围的山林里隐蔽下来,等候命令。

  “城内没有多少鬼子,我们可以踏平黄安!”有人等得不耐烦了。

  “不能因小失大,影响全局。”也有人在说。

  大家焦急地等待着,半个小时过去了,电台里传来五师司令部的命令:“大悟山各路部队已转至外围,平安到达指定区域,你部立即行动,从外线袭拢敌人,狠狠地打!”

  “是时候了,轮到我们动手了!”何耀榜无比兴奋:“通知各部,行动要有声势,动作要猛要狠。”说着,何耀榜拔出手枪,向敌人的碉堡连放三枪,发出了战斗信号。

  顿时,步枪、机枪吼叫起来,手榴弹四面开花。四团攻打敌人的碉堡驻点,一团一营攻击敌人的军需仓库,二营破坏敌人的交通设施,三营破坏敌人的通讯枢纽。霎时,仓库火光冲天,电话线卡断,电线杆子也一根根地倒下。敌人懵了,弄不清子弹、手榴弹是从哪儿飞来的,很长时间没有动静。

  留在后方的日伪军比平时少了许多,不敢轻易地走出碉堡楼寻找目标,只在里面瞎乱开枪,给自己壮胆。一团的战士3人一组,5人一队,潜伏在草丛里,隐藏在山石后,出没在房前屋后,东打西藏,神出鬼没,把鬼子和汉奸们闹腾得心惊肉跳。

  天放晴了,雾也散开了,黄安城周围枪声稀疏,附近山梁上渐渐没有动静了。几个鬼子从炮楼里爬出来,猫着腰向山梁的西端运动,想看一看究竟。可他们到那里一看,除了奇形怪状的石头和杂草外,一个人影也没有。两个胆大的鬼子来到山脚下,进入一片树林中,也没有发现新四军的踪影。敌人累得气喘吁吁,嘴里冒着白气,仍在无可奈何地朝前搜索。

  “砰砰!”一个鬼子的背后响起了两枪,应声倒下;另一个鬼子朝响枪的地方追击,过去一看,什么也没有发现。就在这个鬼子纳闷时,后面又有两声枪响,这个鬼子应声倒在血泊之中。这工夫,黄安城周围又同时响起了枪声,手榴弹又接连在敌人的炮楼周围爆炸,吓得鬼子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黄安城内的日军莫名其妙,不停地向上报告。

  17日夜,孝感花园日军进攻大悟山的指挥所内,整个晚上灯火通明,指挥官西尾办公桌上的电话叫个不停。西尾烦躁不安地在房里踱步,沉重的皮鞋踏得地板咚咚直响。他连连得到前方战报:新四军第五师主力和中共鄂豫边区首脑机关不知去向;进山“扫荡”的日军连连受挫,被留在山里的游击队打死打伤500余人。

  进入大悟山地区的日军晕头转向,心神不定,在山里一分钟也呆不住了,因为多呆一分钟就要丧失几条性命。华中派遣军第十一军参谋长木下勇少将得知此事,多次来电训斥西尾,西尾举旗不定,如坐针毡。

  叮呤……,又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使绕室狂踱的西尾更加紧张,他以为又是木下勇少将的催命电话,猛地站住了,望着电话迟疑了好久才走过去操起话筒。

  “报告指挥官,黄安城告急。鄂东军分区自卫团攻击黄安城,烧毁仓库一个、炮楼两座,死伤20余人。”

  “八格!这是何耀榜干的?”西尾在电话上边骂边问。

  “主要是何耀榜的部队,还有他的安礼县民兵自卫队、县大队,这些‘小毛猴’把皇军团团围住,进不能进,退不能退。”这是黄安县城日军的求援电话。

  前方军心不稳,后方处处告急,西尾气急败坏,气愤地扔下了电话。

  “报告!”门外响起机要参谋的声音:“汉口来电,命令进山‘扫荡’的部队沿平汉铁路和黄(安)麻(城)公路撤退。”

  西尾沉默了许久,挥了挥手,示意参谋通知下去,然后转过身抱着头跌坐在沙发上,呆若木鸡。

  18日早晨,日伪军“扫荡”部队趁大小悟山区浓雾未散,驮着伤兵,拖着尸体,匆匆忙忙地向东、南、西三面撤退。上午9时,正是敌人前日疯狂进攻的时刻,五师司令部命令各部队和地方武装、民兵自卫队向退却的敌人展开全面袭击。顿时,冲杀声、爆炸声、各种枪炮声响遍大悟山区的山山岭岭,沟沟壑壑。

  日军“扫荡”败走的消息,迅速传遍大悟山的每个角落。这天中午,何耀榜将鄂东军分区部队带回根据地,在安礼县政府所在地四姑墩驻防,并在北面河滩上搭上舞台,扎上彩门,插上红旗,贴上标语,召开地方党政机关、人民团体、民兵自卫队和军分区部队参加的反“扫荡”胜利庆祝大会。

  何耀榜登上讲台,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山谷中回荡:日本鬼子和顽固派是不会甘心失败的,他们一定还会卷土重来。我们要准备担当起更大规模的战斗,迎接更加惊险的挑战,争取夺得更大的胜利!

  滠水河畔,人们载歌载舞,笑语飞扬。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