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一、守住南大门

2014/12/18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民党统治集团依靠美国政府的支持,企图继续维持独裁统治,尤其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虎视眈眈。新四军第五师在武汉外围开辟的解放区,地处中原,孤悬敌后,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国六大解放区之一,战略地位突出。蒋介石欲控制全国,必先夺取中原,中原上空弥漫着内战的阴影。

  国民党军队以接受日军投降为借口,纠集五个战区的20多个师及9个游击纵队,四面侵入中原。为加强中原地区的武装斗争力量,中共中央决定王树声率河南军区部队从豫西南下,王震率三五九旅南下支队自粤北返,与李先念率领的新四军第五师会师,组建中共中央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坚持中原战略阵地。

  中原局势,关系全国。中原六万英雄儿女,牵制国民党军30万部队,为华东、华北和东北地区的兄弟部队实施战略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

  面对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和蚕食,中原军区顾全大局,一忍再忍,一让再让,管辖面积从抗战胜利时拥有60多个县近2000万人口的根据地,被压缩到只有1500万人口且被分割成数块地区;主力部队所在地则只有以礼山县宣化店为中心方圆不足百公里,人口仅40万的狭长地带。为适应斗争形势,中原军区部队精简整编。江汉军区之襄北、襄南、洪山等军分区,河南军区独立三旅及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军分区被迫撤销,何耀榜改任河南军区副司令员兼豫东南军分区司令员。

  1946年6月,蒋介石密令国民党军第五、第六绥靖区部队,于6月22日前完成秘密包围形势,7月1日发起总攻,48小时内围歼中原军区主力。为此,中原军区审时度势,决定主力分路向西突围,一纵一旅和独立二旅掩护军区主力和首脑机关向西转移,待主力越过平汉铁路后,再向东突围,穿越大别山,挺进苏皖解放区。

  中原军区独立二旅是抗战时期在鄂东地区成长起来的一支英雄部队,担负着守卫宣化店南大门的历史重任。此次突围,独二旅既要独挡一面,阻止数倍敌人的强势进攻,掩护主力安全转移,又要甩掉敌人的围追堵截,脱离虎口,面临一次重大考验。

  6月26日,鄂豫边界重镇宣化店举世瞩目。以中原突围为起点,全国解放战争由此爆发。在河南罗山通往宣化店的大路上,两匹战马疾驰而来,扬起滚滚尘埃。中原军区考虑何耀榜在鄂东战斗多年,熟悉独二旅这支由地方武装改编升级的队伍,决定调他任独二旅副旅长,加强这支队伍的组织领导。

  独二旅下辖第四、五、六三个团,有6000多人。旅长吴诚忠、政委张体学、副政委熊作芳,都是红军时期在大别山参加革命队伍的老干部。他们长期在一起战斗,彼此相互了解。何耀榜心里明白,组织上这个时候调他去独二旅,是对他的高度信任。

  “首长,我们从龚家棚过了省界,这里是北岗,前边就是大胜关了。”警卫员小郭特地报了地名,他在提醒何耀榜,宣化店快到了。

  26日下午3时,何耀榜快步来到中原军区司令部。一跨进大门,就听见电话铃声不断,大院内架着两口大铁锅,参谋和秘书们正在焚烧文件,一片忙碌。

  走过两道天井,来到里面的作战室,吴诚忠、张体学、熊作芳早已在此等候。他们见何耀榜来了,一同热情地迎了上去。平时爱说爱笑的李先念司令员,这天表情异常严肃。他见何耀榜来了,随即脱口而出:“独二旅没有副旅长,中原局决定调你去任副旅长,有什么要求和意见?”

  “我没意见!“何耀榜说。

  “大家彼此熟悉,我就不用多说了。”李先念开始介绍情况,交待任务。

  “中央决定中原军区主力分南北两路向西突围,今天开始秘密集结,28日拂晓前集结完毕,29日黄昏后突破平汉路封锁线。今晚,前面的战斗就要打响了,独二旅和一纵一旅掩护主力和军区机关向西突围,一旅负责北面,你们负责南面,待主力越过平汉铁路后,你们再向东突围。”

  随后,李先念指着一张地图说道:“佛塔山是中原军区的南大门,你们一定要坚决守住。佛塔山一丢,禹王城不稳;禹王城一丢,宣化店就直接受到威胁。”

  李先念问大家有什么困难,四人异口同声地回答:“没有什么困难,坚决完成任务,请首长放心!”

  李先念司令员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连说:“好样的,相信你们能完成好这一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接着,王震副司令员又作了具体交待。他特别强调:“当前最重要的是保守军事机密。万一泄露了机密,敌人就会提前发起总攻,这关系到整个突围计划的成败。”

  过了一会,李先念司令员把独二旅四位负责人带到中原局代理书记、中局军区政委郑位三的办公室里,中原局组织部长陈少敏在座。三位首长的眼睛紧盯着大家,气氛似乎有点凝重。还是李先念首先讲话,他对张体学说:

  “为了使中原局、中原军区首脑机关和直属部队,提前安全转移到平汉路附近,决定让你带一支精干队员,秘密赶到宣化店,制造假象,迷惑敌人。你就以中原军区警备司令的名义,与第三十二执行小组美蒋代表周旋。待首脑机关和主力转移后,再把他们护送出去。”

  郑位三强调:“宣化店是中原局、中原军区所在地,敌人的眼睛始终盯着他。主力未转移前,你们绝不能露出半点蛛丝马迹。”

  李先念提醒张体学,宣化店驻有军调部第三十二执行小组的美蒋代表,实际上是国民党安插在宣化店的“眼睛”,必须严密注视他们的行动。交待完任务后,他风趣地对张体学说:“你就在宣化店唱一场‘空城计’吧!”

  听完李先念这番话,大家会心地笑了。

  临走前,郑位三十分严肃地指出:独二旅的任务十分艰巨,又非常光荣。国民党军队封锁很严,一旦发现主力向西突围,你们这支牵制部队就有可能被包围。大家必须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要不惜一切代价,机智灵活地进行战斗,坚决完成任务。

  独二旅的几位负责人深感责任重大,在返回旅部的路上,他们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如何将首长的指示和旅党委的决心变成指战员的实际行动。

  6月26日晚,独二旅在禹王城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研究部署完成掩护任务后自身突围方向、路线和会合地点。会议决定全旅于29日晚分三路向东突围:吴诚忠、何耀榜、熊作芳率旅部和第四团,从禹王城出发,经华家河、郭家河、檀树岗向麻城乘马岗方向突围;第五团和旅干部大队由团长彭超、政委汪进先、大队长黄宏伸率领,从(黄)陂(安)南出发,经八里、宋埠、白果,向罗田三里畈、滕家堡方向突围;六团(欠第一营)由团长石建金、政委黄世德率领,分别从四姑墩、郭家河出发,向麻城以北方向突围。旅政委张体学率警卫排和六团一营两个连,完成掩护任务后,从宣化店出发,经卡房,郭家河,亦向麻城以北方向突围。各部突围后,第一个会合地点是岳西、太湖边的冶溪河,第二个会合地点是岳西的鹞落坪。

  会后,何耀榜和吴诚忠亲临前线。

  “吴旅长,三个团都在摆在佛塔山一线,哪个团的压力最大?”

  “当然是四团,这个团处于整个防线的最前沿。”吴诚忠说。

  “我去这个团指挥怎么样?”何耀榜毛遂自荐。

  “我们先到前线看看,然后再作决定。”吴诚忠说。

  佛塔山,是丘陵地带隆起的一座山头,位于河口镇东北7公里,是中原军区南线前哨阵地,一直由四团各部分区防守,也是国民党军反复争夺的战略要点。坚守佛塔山主阵地的四团二营指战员,像猛虎一样蹲在掩体内,严密注视着前方。

  何耀榜见掩体内生龙活虎的战士,个个荷枪实弹,机警地望着前方,满意地笑了。他举起望远镜,朝前方看了看,转过身对四团政委肖德明说:“佛塔山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你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千万不要麻痹轻敌。即使全团覆没,也一定要守住这个南大门,保证中原军区首脑机关安全撤离宣化店!”

  “请何副旅长相信,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

  “如果到时候扬不起虎威,我就拿你示问!”何耀榜说。

  自6月26日拂晓开始,国民党军队悍然对中原军区发动围攻,整编四十一师、四十七师、四十八师、七十二师分别从信阳、光山、罗山、商城、经扶、黄安等地,向宣化店地区推进。另外,整编六十六师、十五师在平汉路信阳至广水段严密封锁道路。

  隆隆的炮声从远处滚滚而来,一场大战迫在眉睫,一触即发。起初,驻河口方向的国民党军队不停地用六0炮、迫击炮试探性地向佛塔山阵地轰击,并组织小股部队向佛塔山窜扰,均被英勇的四团指战员一一击退了。

  敌人又改变战术,加强攻势,以猛烈炮火轰击佛塔山主阵地,接着以连营为单位组织集团冲锋。督战队驱赶着蜂拥的亡命之徒,一阵接一阵地猛扑过来,大有不突破佛塔山,决不善罢甘休之势。

  国民党军队人多势众,而四团三个营分兵把守几十里,势单力薄。何耀榜知道一个团抵挡一个旅,只能合理用兵。于是,他与肖德明商量后,适时调整主阵地兵力,加强侧翼火力的拦截。

  正面的五连与侧翼的六连组成交叉火力网,给进犯之敌重大杀伤。山坡上的敌人像割稻谷似的一排排倒下。茅草丛中、乱石堆旁到处是敌人的尸体,满山遍野,一片狼籍。

  佛塔山下,国民党军被独二旅四团坚定不移、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慨所震慑,始终未能前进半步,只好鸣锣收兵。经过一天的交锋,双方精疲力竭。国民党军队整理队伍,埋锅造饭,就地安营,准备第二天再战。

  当天夜里,何耀榜和二营营长贺导海在阵地前交谈到半夜,俩人谁都清楚明天又是一场恶战,而且是一场更残酷、更严峻、更血腥的恶战。可俩人谁也没有明说,只是就如何排兵布阵,如何组织火力,如何减少损失一直谈论不停。

  第二天清晨,太阳尚未跃出地平线,骄横的国民军队又开始组织大规模的进攻。瞬间,阵地上硝烟弥漫,枪炮声与手榴弹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密密麻麻地向佛塔岭主阵地冲了上来。

  何耀榜命令贺导海撤离第一道防线,退后固守第二道防线。

  国民党军队以为独二旅力不可支,加快了进攻的步伐。等到他们接近第二道防线时,五连、六连指战员跃出战壕,以排山倒海之势和敌人展开肉搏。仇恨的剌刀,捅进敌人的胸膛;枪托砸得嘎嘎作响,血浆迸溅;有的伤员甚至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国民党军官兵没有见过这样不要命的队伍,一个个惊惶失措,纷纷溃退。

  就在四团二营坚守佛塔山主阵地感到十分吃力之际,吴诚忠旅长调遣一个营赶来增援:“何副旅长,情况怎么样!”

  “增加一个营,再坚持一天没问题。”何耀榜说。

  佛塔山稳如泰山,南大门控制在独二旅手中。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