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二、越过万水千山

2014/12/18

  国民党军队察觉到中原军区主力向西突围的行动后,一面跟踪堵击,一面围攻我担任掩护的各支部队。整编七十四师两个旅和四十八师一个旅直指吕王城,独二旅处于国民党军队的包围之中。

  29日晚,原定突围的时候到了。四团指战员怀着悲愤的心情,掩埋好牺牲的战友,悄悄撤出佛塔山阵地。为制造假象,迷惑敌人,何耀榜一面派出小分队袭击骚扰敌人,一面用树枝茅草做成假人,竖在山坡前的阵地上。经过一天一夜行军,队伍途经高山岗、豆腐铺、郭家河,于30日夜来到经扶南面的箭厂河土门坳,在这里休整一个晚上。大家清理文件,整理行装,将不便保留的机密文件统统烧毁,将机关富余人员充实到连队,将伤病员安排在可靠群众家中,留下卫生员负责护理治疗。

  7月1日清晨,天空陡降暴雨,而且越下越大,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敌人包围过来,局势非常严峻,旅部和四团在一个空旷的稻场上紧急集合,进行转战动员。何耀榜说,四团是一支英雄的部队,在佛塔山顽强坚持了三天三夜,粉碎了敌人的多次进攻,保证了中原局和中原军区首脑机关安全转移,任务仅仅完成了一半。眼下,敌人疯狂尾追,大家要发扬人民军队压倒一切的英雄气慨,排除万难,奋勇东进,尽快向华中主力部队靠拢!

  何耀榜动员讲话简明扼要,坚强有力,深深地鼓舞着广大指战员。尽管大家十分疲惫,可情绪高昂,精神振奋。没有雨具,浑身湿透,队伍仍冒着倾盆大雨,踏着泥泞的山路,向麻城北部方向出发了。

  这支队伍当天进抵麻城乘马岗地区,突遇国民党军队的疯狂阻击。原来,国民党军队在这里设置了一道封锁线,妄图堵截中原军区突围东进的部队。听说乘马岗只有一个营的兵力,何耀榜与吴诚忠决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灭这股敌人,夺船强渡举水。

  然而,前卫一营和对方一交火,就碰了个“硬钉子”。派出的小分队侦察回来报告,才知道乘马岗的敌人为两个团,并且敌人的大部队正分兵两路快速扑来。事不宜迟,吴诚忠、何耀榜、熊作芳简单商量后,果断改变行动方向,命令队伍后撤。

  一营改为后卫,掩护二营、三营和旅直机关转移到林店以东高地集结待命。

  队伍刚刚走了一公里,来到举水河边,只见河水猛涨,徒涉困难。敌人紧追而来,独二旅处于背水一战的困境。在这危急时刻,何耀榜和熊作芳当即命令四团团长张海彪率三营快速抢占前面山头制高点,做好迎击敌人的准备。

  暴雨仍下个不停,山洪裹着砂石咆啸而下,队伍行动缓慢,正面的两个高地被敌人抢先占领了。三营营长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指挥全营占领了前面两个稍低的山头,才使独二旅有了立足之地。敌人居高临下,机枪步枪猛烈射击,三营指战员坚守阵地,尽力压制敌人的火力,掩护后续部队转移到林店东侧高地。

  天色已晚,吴诚忠、何耀榜、熊作芳决定暂时休整一下队伍,同时研究对策,破解危机。就在这时,张体学带领警卫营一部和六团两个连赶来这里,与大家会合了。

  独二旅几位负责人重逢,大家格外兴奋。然而敌情严重,大家心中又笼罩着一层厚重的阴影。鉴于麻城以北地区敌情严重,敌人封锁甚紧,旅党委会决定部队迅速离开此地,向东北方向穿插,绕道麻城黄土岗与福田河之间,渡过举水,突破敌人的封锁线。

  部队连夜向东北方向转移。雨大夜暗路滑,行军速度缓慢,到第二天拂晓,部队才前进15公里。他们行进到黄土岗以西一带时,敌一个营的兵力迎面开来。两军狭路相逢,不期而遇。一个团对一个营,独二旅占据绝对优势。吴诚忠、张体学、何耀榜简单交换了一下意见,大家认为再绕道一来耽误时间,二来可能遇到更强之敌阻击,不如先发制人,逼敌让路,煞一煞敌军的威风。

  独二旅各部迅速展开,抢先一步占领了附近的高地,向敌人发起攻击。敌人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组织一次又一次冲锋,可在独二旅密集机枪和手榴弹的狠狠打击下,一次又一次败下阵来。

  趁敌军混乱之际,何耀榜命令身边的号手吹响冲锋号。前卫一营的战士听到号令,端起闪亮的剌刀与敌展开白刃格斗,杀得敌人丢盔缷甲,狼狈逃窜。二营在侧翼密切配合,用火力杀伤溃逃之敌。三营在后面阻敌增援,断敌退路,保障攻击部队的安全。

  黄土岗一仗,独二旅歼敌一个营大部,是突围以来打的第一个胜仗,极大地鼓舞了全军的士气,坚定了大家胜利的信心。

  战斗刚一结束,敌人的后续部队赶来增援。敌强我弱,独二旅向西后撤,交替掩护。接近黄昏,部队转移到潢川至麻城的公路西侧集结。为防止敌人进犯,四团坚守一座山包,六团一部和旅直机关、警卫营也占领一座山包,严密监视敌人的动静。

  当晚,部队抓紧休息,旅党委和四团负责人又开了一次会议。张体学简要介绍了中原军区首脑机关安全撤离宣化店的情况,熊作芳总结了独二旅转战几天来的战斗。鉴于大军压境,敌情严重,而独二旅三次未能突破敌人的封锁,在讨论下一步行动方案时,何耀榜建议缩小目标,灵活机动,抢渡举水,脱离与敌接触的局面,尽快转危为安。

  旅长吴诚忠接受了何耀榜的意见,决定部队以营为单位分散行动,迅速抢渡举水,摆脱敌人的纠缠,向罗田、英山方向前进。

  四团二营顾全大局,坚守山头、抵挡并牵制国民党军队的进攻,与其周旋三天三夜,掩护一营、三营、旅警卫营分散活动。一营转道向西,进入麻城西部;三营折转西北,进入黄安以南;何耀榜和旅直机关随警卫营在麻城北部转山头,经范店、福田河等地,于7月4日下午来到举水河边。

  举水,发源于鄂豫两省边境,是纵贯麻城南北的一条主要河流,自古至今,屡发洪水,几乎一年一遇,甚至一年数遇。由于连降大雨,山洪滚滚,举水暴涨,河面一下宽阔了许多。何耀榜和战友们常年在大别山转战东西,多次穿越举水河,不少人在此付出了生命。何耀榜几次面临危机,却一次次化险为夷。

  在当地群众的向导下,警卫营选好了渡河地点。没有船只,可对岸有一颗大树,何耀榜让供给部长马友才找来一条粗麻绳,拿在手中,随即大声命令:“会下水的跟我来!”说着,纵身跳入波浪汹涌的激流之中。

  首长下水了,在何耀榜身边的警卫连长陈义德和会水的战士争先恐后。很快,十几个战士游到东岸,将麻绳牢固地捆在一棵大树的根部。大家拉着这根救命绳,鱼贯而行。半个小时过后,这支五百人的队伍安然无恙地渡过了举水。

  部队过河后昼夜兼程,向罗田山区开进。旅部发出四条命令:一是一旦遇到险情,部队被打散,按指定的地点自行集中;二是困难再大,也要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三是严格控制灯火,不要烧火堆,打手电筒,注意伪装隐蔽;四是各连要布置警戒,防敌袭扰。

  自转战突围以来,天气一直不好,指战员全身沾满了泥浆,也没有睡过一宿安稳觉。指战员双脚长期泡在雨水里,不少人脚板皮都脱落了,疼痛难忍。有的战士被山洪冲泻下来的石头砸伤,行走困难。队伍到达滕家堡后,在此稍事休整几天。

  滕家堡,位于罗田县北部,鄂豫皖三省交界。这里依山傍水,是当时山区比较繁荣的集镇,镇内只有国民党保安队驻守。独二旅还未开进该镇,他们早已闻风而逃。镇内的群众受敌人的宣传欺骗,大多躲进深山,只有少数老弱病残留在家中,有的畏缩在门口观望,用怀疑的眼神观望着这支兵不兵、民不民似的队伍。为了不惊扰群众,他们穿过街道,转往山上的村寨宿营。

  部队一面休整,一面安置伤员。卫生队的同志全力以赴,采集中草药,发给溃烂脚板的战士敷洗,战士们编制草鞋,筹集军粮,作好继续东进的准备。

  这时,独二旅各团相继渡过举水,进入罗田境内。

  蒋介石得知独二旅突破国民党军队设置的封锁线,向罗田方向突围的消息,恼羞成怒。中原军区主力西去,一纵一旅无影无踪,如今独二旅即将冲出包围圈,他半年来的努力几乎付之东流,颜面心失。他太低估了共产党军队的能量,过分地看重自己的大枪大炮。然而事已至此,他也只能不停地命令:“对罗田之共军穷追猛击,勿始逃脱”,并提出“加紧清乡,组织民众,以地方武装协助国军,分区扫荡,务必于最短时期内彻底肃清”。

  最高统帅龙颜不悦,国民党军事当局亡羊补牢,调兵谴将,全力追堵拦截独二旅。9日,武汉行营主任程潜电令第六绥靖区周岩:罗田附近之共军由傅翼师长并指挥一六九旅负责歼灭。周岩即令整编七十二师长傅翼,限五日之内追歼净尽。12日,程潜又电令周岩:一六九旅兼程进击英山、罗田,肃清该地区之共军。

  13日,敌三十四旅沿平斗山、向木子店、滕家堡方向开进,新十三旅、一六九旅向叶家河方向追击,企图协同整编第五十八师再次围堵独二旅各部。独二旅旅部与五团于11日在罗田滕家堡会合后,又急速向鄂皖边东进。一路上,独二旅披荆斩棘,勇往直前,击退国民党军队的一次又一次阻击,终于把追敌人甩在身后,进入安徽境内。

  武汉行营鞭长莫及,只能望而兴叹。

  7月17日,独二旅五团全部、六团、旅直大部和四团一个营在岳西、太湖边境的冶溪河地区会合,四团另两个营及旅直各一部亦随后到达。中原军区独二旅6000英雄儿女,胜利地冲破了国民党军的重重包围,全旅上下扬眉吐气,一片欢腾。

  国民党整编七十二师在战斗详报不得不承认:独二旅各部“经我各部追堵后除一部潜散在罗田、英山、黄梅各县外,大部已向皖属宿松、太湖方向窜去”。

  其实,中原突围前后,独二旅除非战斗减员约500人外,基本完好无损。国民党军围歼独二旅的计划一次又一次落空了!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