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三、偏向虎山行

2014/12/18

  冶溪河,一条约十五公里的长冲。独二旅各部在此会合后,旋即向中共中央、中原局和华中局报告,并准备在此休整一两天后,继续东进。如果途中不出现意外,全旅只需半月最多二十天即可到达苏中解放区,与华中主力会师。

  7月18日上午,华中局复电:祝贺你们胜利突围,苏中打了个胜仗,正准备下一个战役,欢迎你们早日来会合。得到华中局的回复,独二旅随即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研究东进行军路线和日程安排。当张体学总结前段工作讲得正起劲时,译电员送来一份中央来电:独二旅停止东进,留在大别山坚持游击战争。

  党中央的决定,对刚刚摆脱险境的独二旅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这个决定太突然了,大家没有思想准备。坚持大别山斗争,意味着再一次闯入敌人的包围圈,这不仅要有顾全大局的宽广胸怀,还要有藐视困难和战胜强敌的政治勇气。张体学决定首先统一旅党委的认识,于是宣布暂时休会。

  晚饭后,旅党委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和落实中央精神,会上意见非常激烈。有人认为,敌人大兵压境,四处出击,独二旅尚未脱离虎口,重回大别山是自投罗网。也有人认为,独二旅在整个中原突围战役中作出了重大贡献,现在精疲力竭,应当保存实力,好好休整,以利再战。张体学感到压力很大,看了何耀榜一眼,用征询的口吻问道:“何副旅长,你的意见呢?”

  何耀榜用力地猛抽了一口旱烟,说道:“中央对中原地区一直非常重视,早在周恩来同志来宣化店视察时,在高级干部会议上就传达过毛泽东主席的指示,中原地区的游击战争一定要坚持到底,要占据大别山桥头堡,为全国大反攻给长江天险搭上跳板。”

  “我们不是在大别山留下一部分武装了吧?”有人不屑一顾。

  何耀榜见有人提出反问,毫无顾忌地说道:“既然中央有明确的指示,我看没什么好商量的,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这是组织原则,也是铁的纪律。大别山是兵家必争之地,党中央要我们留下来坚持游击战争,可能要遇到很大的风险,可这是战略全局中的一步要棋。我们这支队伍是在大别山成长壮大起来的,有丰富的游击战争经验和亲密的群众关系,只要依靠群众,再大的困难,也是可以战胜的。即使付出巨大的牺牲,只要对中国革命有利,也是值得的。”

  当天晚上,旅党委向中央报告:坚决执行在大别山地区坚持游击战争指示。

  此时,国民党军队得知独二旅在冶溪河会合的消息,正重新部署,蜂拥而来,对独二旅进行大规模的“围剿”。整编七十二师两个旅由英山东北分三路向冶溪河合击,第四十八师、五十八师分散控制主要村镇和道路。国军依仗着强大的兵力和优越的交通、通讯条件,张牙舞爪,肆无忌惮,横冲直撞。

  7月19日,中共中央复电独二旅:你们决定在太(湖)岳(西)边境休息,整理精简部队,布置鄂皖边境地区的游击战争,均很正确。望紧紧依靠群众,必要时将部队以团、营、连分散,以能打民团及打一连一营之顽敌为标准,巧妙地对付敌人,注意部队纪律,到处帮助人民,在鄂皖边建立根据地。

  根据中央新的精神,为统一领导与指挥鄂皖边地区的游击战争,独二旅以旅党委为基础,组建中共鄂皖地委,张体学为书记,吴诚忠、何耀榜、熊作芳为副书记。鄂皖边党委决定除原部署留易鹏、黄宏伸在鄂皖边坚持游击战争外,派熊作芳到皖西传达中央指示,开展游击战争;赵辛初、漆少川去黄冈,开展(黄)冈麻(城)地区的游击战争。

  为便于分散活动,独二旅三个团改编成三个支队,每个支队下辖两个小团。7月20日拂晓,敌人合围尚未形成,独二旅各部离开冶溪河。六支队向鄂皖边运动,何耀榜和独二旅几位负责人带着旅直和四、五支队,向东北方向转移。

  四、五支队来到岳西观音山九节沟地区,敌整编七十二师三十四旅凭着精良的装备,像疯狗一样从三面猛扑过来。吴诚忠和张体学带着小四团迂回上山,控制左侧山头,阻击敌人;何耀榜带着小五团、小六团在右侧山坡抢占阵地,掩护旅直和其他部队从沟底前进。

  警卫班的战士找来几根树枝,往一块大石头上一盖,搭成一个临时指挥所,钻出来对何耀榜说:“首长,这里站得高,看得远,是个好指挥所。”

  何耀榜看着山势,点了点头。

  “轰,轰,轰……”九节沟地区炮声隆隆。国民党军队总是以大炮壮胆助威,一番炮火轰炸之后,再发起一轮又一轮冲锋。

  “雨天敌人的进攻速度缓慢,我们居高临下视线较好,看得比敌人清楚,通知各营听从指挥,严阵以待,准备近战。”何耀榜告诉身边的警卫员。

  当敌人进至五支队阵地只有几十米时,只听到一命令:“打,狠狠地打!”何耀榜手挥短枪,沉着地指挥战斗。

  一营的机枪手射出一串串仇恨的子弹,三营的阵地上甩出了一颗颗复仇的手榴弹。随着呼啸的子弹和爆炸声,阵地前躺下数十具敌军的尸体。敌人的第一次强攻被独二旅的指战员打退了。

  大家拉开枪栓,装上子弹,等待敌人的反扑。

  打退国民党军第四次反扑后,阵地上的枪声渐渐稀少。六团三营营长谭振彪陪同团政委黄世德来到何耀榜的指挥阵地。没等黄世德张口,谭振彪抢先开腔:“何副旅长,六团的子弹已经不多了!”

  “没有子弹自己动脑筋,想办法,找敌人要,用石弹出击,拼剌刀,只要坚持到天黑就有办法。”何耀榜抬头看了看天空迷蒙的细雨,又看了看两边的山峰,毅然说道:“看来敌人不会罢休,今天一定要跳出九节沟。”

  何耀榜和吴诚忠旅长简短地通了电话,随后从旅供给部要了一批子弹和国民党军队的服装,统一调配给六团。当天晚上,六团不负重托,组织两个连队穿着黄衣,化装成国民党军队,从敌人严密的包围圈中撕开一道缺口。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旅直和第四、第五支队从九节沟脱离险境,在霍山来榜河又遇敌第四十八师两个团的堵击。这一次,敌人更为阴险毒辣,采用“尖刀战术”,集中兵力直插独二旅旅部,企图先消灭独二旅首脑机关,捣毁指挥系统,然后一举“全歼”独二旅。

  当时,旅部正在给中央发报,情况十分危急。吴诚忠旅长带着四支队从侧翼抵挡敌人的进攻,何耀榜带着五支队迂回绕道,猛打敌人的屁股。我军前后夹击,敌人见势不妙,匆忙撤出阵地。

  独二旅四、五支队和旅直机关昼夜行军,辗转来到太湖大竹岭,七十二师的新十三旅、三十四旅又追了上来。眼看敌人紧追不舍,部队继续化整为零,吴诚忠、张学体、何耀榜、熊作芳兵分三路,各战一方。从此,独二旅各支队分散活动,在鄂豫皖边地区与国民党军队反复周旋,渡过了环境险恶的日日夜夜。

  何耀榜和张体学带五支队和四支队一个营向南转移。

  国民党的军队好象长了眼睛似的,独二旅走到那里,他们就跟到那里。只要我方电台一开,敌军大炮就马上过来,地面部队直接向电台发动攻击。起初,何耀榜认为出了奸细,但仔细一想,又不大可能,审讯战场抓获的俘虏,才知道国民党军队配备了电台仪。只要独二旅的电台开始工作,国民党军队马上可以判断出独二旅的方位。

  8月11日,张体学与何耀榜商量,选在敌人吃晚饭之际向中央发报。可是一封短小的电报还没有发完,敌军的炮火就在电台附近爆炸。被战士们称为“顺风耳”的电台,这时成了部队的包袱。

  敌人象一群恶狼似的不分昼夜追堵独二旅,几乎每天都有战斗,有时一日数战。频繁的战斗使指战员得不到休息,有时连饭都吃不上。饿了,吃几把生米,摘几颗野果充饥;渴了,捧几口凉水解渴,艰苦的环境考验着每一个指点员。

  国民党军依据独二旅的活动地区部署了一个又一个包围圈,皖西的太湖、岳西与湖北毗连的边境地区,更是敌人“围剿”的重点。尤其是8月以后,敌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独二旅突破了这层包围圈,往往又陷入另一层包围圈。伤病员和失散、掉队的人员与日俱增,仅半个月,非战斗减员近千人,不少干部战士在敌人的反复“清剿”中英勇牺牲。

  8月17日,张体学致电中共中央,表示独二旅决心坚持大别山斗争:“不论情况如何严重,不会全部失败,总可保存小部力量,作未来发展。”

  独二旅虽然遭受重大损失,广大指点员吃苦耐劳,英勇作战,也给予敌人重大打击。国民党军参与“清剿”的三个整编师,由于连续行军作战,也减员甚多,少则减员二成,多则达到四成。武汉行营两次欲调四十八师驻守平汉铁路线,均因“清剿”未能达到预期目的而未能成行。整编七十二师师长傅翼因“进剿不力”,被蒋介石撤职罢官,杨文瑔接任整编七十二师师长。

  8月下旬,何耀榜带领五支队小八团来到英山陶家河,与张体学带领的四支队一部会合。国民党军发现独二旅主力在英山境内活动,立即发动第二轮大规模“围剿”。一七四旅、新十三旅、保安四团以营为单位构筑据点,对独二旅各部形成第一层包围;三十四旅、一二0旅和保安五团与地方武力守备主要交通线,形成第二道外线包围圈。整编四十八师得知独二旅主力一部向西转移,分别在蕲春、黄梅、广济和浠水、罗田、英山设立三县联防指挥部,设置第三道包围圈。

  在武汉行营的一再严令下,国民党军整编第七十二师到处修筑碉堡,封锁各主要交通要道,妄图对独二旅分割包围,各个击破。各县保安团队配合区乡自卫队空舍清野,勒令群众下山并村。国民党正规军和自卫队到处搜山烧山,把粮食抢光藏光,妄图把独二旅困死饿死在山上。

  9月2日午夜,小八团进至英山尖,发现山崖上有人讲话。凭直觉,何耀榜知道遇上了敌人,调头改道已经不可能了,他只好命令大家放慢脚步,作好战斗准备。

  “谁?”山崖上的敌人喊话了。

  “我们!”

  “哪一部分?”

  “三十四旅一团。”何耀榜一面回答,一面指挥部队快速前进。

  “放屁,我们才是三十四旅一团。兄弟们,前面是共军,给我拼命地打,往死里打。”手榴弹接连不断地扔下来,爆炸声响彻宁静的山谷。

  伪装术被敌人识破了,形势异常危急。何耀榜命令九连抢占前面一片高地,迅速夺取制高点,压制敌人的火力,掩护其他部队通过。敌人的火力很猛,一排撤退下来,二排接着往上冲。黑夜中,敌人不知有多少共军,夜战不是共军的对手,草草抵制一阵后,就爬到对面山头上去了。

  部队沿着九连冲开的通道前行,刚进至英山尖半腰,敌人又发起进攻。九连利用有利地形英勇阻击,部队很快冲出敌人的包围圈。

  这一仗,又有十几个战士倒下。

  与敌脱离接触,何耀榜和战友们正准备就地休整,张体学政委派人找他们来了。原来中央来了电报,说华北打了大胜仗,四十天内消灭了国民党军队十万人,消息振奋人心。独二旅下一阶段如何行动,张体学认为需要商量一下。

  何耀榜带着两百多人的队伍,经过一天艰难跋涉,来到蕲春与英山交界的将军山与张体学会合了。张体学简短地通报了中央指示和独二旅各部分散游击后的情况。何耀榜这才得知吴诚忠一部在英山牛头冲被敌人冲散,下落不明;熊作芳一部转战皖西,成立了工委。俩人商定再向中央报告一次,然后就地埋掉电台。

  第二天,何耀榜将队伍分散在茂密的森林里,在曹家湾一独立住户人家,与张体学共同研究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一、坚决执行中央指示,继续坚持大别山区的游击战争;

  二、尽快组建鄂豫皖地方委员会,统一领导大别山区的革命斗争;

  三、何耀榜带五团去鄂豫边,坚持鄂东北的游击战争,与罗礼经光中心县委联系;

  四、张体学率四团和六团兜大圈子,吸引并拖散一部分敌人,减轻中心区的压力。

  五、十月份会合一次。

  1946年9月5日夜,秋虫唧唧,月明星稀。何耀榜和警卫员小郭来到五团营地,找到五团团长彭超,清点了一下人数,作了简短的动员。然后,这支约两百人的队伍,向鄂豫边界的天台山出发了。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