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二、叛徒没有好下场

2014/12/18

  1946年的冬天,是游击队最艰难困苦的时期。时值寒冬,大家仍是单衣破鞋,而敌人更加紧了“搜剿”,一有线索,便跟踪到底。饥寒和敌人的频繁“搜剿”一齐向游击队袭来。如何度过寒冬,把革命斗争坚持下去,是摆在大家面前的紧要问题。

  在对天河山上的一个山洞里,何耀榜主持召开中心县委和游击队负责人会议,研究坚持斗争的初步方案。何耀榜说,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保存自己是对的,躲躲藏藏终究不是办法,我们力量虽小,必须勇敢地站出来斗争,打出游击队的威风。国民党军队藐视强大,并不可怕,地方反动分子为虎作伥,实属可恶,他们是国民党正规军的耳目,是游击队联系群众的最大障碍,只有砍掉国民党军队的手脚,挖掉他们的耳目,才能打开局面,振奋士气,鼓舞群众。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拟定了一份打击的名单。

  会后,游击队适当分散。肖德明带一个队到紫云区活动,刘名榜带一个队到鸡公寨活动,邱进敏带一个队到白马山活动,马友才带一个队到宣化店一带活动,何耀榜带十余人枪到老君山北岩一带活动。

  一天后半夜,马友才钻进何耀榜临时居住的石洞,一见到何耀榜,怒发冲冠:张立元叛变了,带着国民党军队在宣化店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危害人民。

  何耀榜躺在一团稻草上,身上发着高烧,见马友才怒气冲冲,用手朝地下指点指点,示意马友才在他身边坐下来。

  抗战时期,张立元曾任中共礼山县委书记,1945年底调任独二旅政治部主任。中原突围前夕,组织上安排他化装转移到华北去,他以老婆要生孩子为由,回黄陂老家隐蔽下来。他曾对组织上保证:不叛变,不投敌,不做坏事。何耀榜明白:张立元叛变,意味着宣化店地区的形势变得异常严峻。

  马友才坐在何耀榜身边,谈起来事件的经过。

  前几天,马友才带着十二人的游击队在宣化店刘家冲活动。村里的地主向区长曾伯龙告了密,曾伯龙带着区中队到刘家冲清剿,他不知道有多少共产党的游击队,不敢轻易进村,先把保长刘清扬叫去问明情况。

  “南湾驻有共产党的游击队?”

  “驻了。”刘清扬回答。

  “有多少人?”曾伯龙连忙追问。

  “多得很,现正在做饭。”刘清扬说。

  曾伯龙不知真假,没敢进村,而是回去搬兵。就在曾伯龙搬兵之际,游击队从后山转移了,刘清扬也隐蔽起来。曾伯龙带着国民党军队进入刘家湾,没有找到一个游击队员,气得七窍生烟。几天后,他带着张立元和居宗彩在刘家冲搜来搜去,根据张立元提供的线索,曾伯龙逮捕并杀害了几名共产党员。

  说到这里,马友才难以克制内心的愤怒:“为了革命,为了人民,我们要杀掉张立元,灭灭敌人的气焰!”

  “张立元该杀,这是一个祸害。敌人利用他搜索我们的情报,清剿党的组织,把他当成活宝贝,我们用什么办法抓住他呢?”一旁的徐锡煌插了一句。

  何耀榜沉思了一下,自言自语:“要抓住张立元确实不易,但不杀掉他镇不住这股邪气”。说着,他望了侦察连长孙才甫一眼,问道:“你认识张立元吗?”

  “认识。”孙才甫回答。

  “认识就好。张立元叛变了,在刘家冲杀了好多人,我们去宣化店会会他。你身边有五个侦察员,再向彭超要五个人,组成临时小分队,同时通知彭超率游击队靠近宣化店活动,配合行动。”

  宣化店东南面的东峰庵,位于黄安与礼山边界,四周岗岭绵延,树高草深。庵处两峰之间,石墙环绕,自成寨落。这里西控汉口至罗山的公路,多年来是宣化店地区共产党人和游击队的重要活动驻点之一。何耀榜从三角山东移进入礼山境内,把东峰庵作为自己的行动指挥所。

  太阳下山的时候,孙才甫一行三人按照何耀榜的部署来到甘家村,拜会三县联防主任陈正熙的亲信,甘家湾片情报组长“甘族长”。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甘族长的门前,甘族长正坐在桌上,笑眯眯地喊着:“虎娃,虎娃,快吃饭。”

  孙才甫三步并作两步,急转身走进里屋,来到甘族长的背后:“今日特来为甘组长送一条情报。”

  起初,甘组长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情报员来了,随口而出:“什么消息?”当他意识到有点不大对头而转过身来时,顿时一愣,随即狡黠地说:“饭后再谈。”

  孙才甫知道甘族长在耍花招,企图脱身,于是强硬地说:“不,边吃边谈。”

  饭桌上,孙才甫明确地告诉他:“我们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国民党消灭不了共产党,共产党在北方打了大胜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打过来。陈正熙这样的人到时候拍拍屁股说走就走,可你跑不了,就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望你好自为之,留点后路!”

  孙才甫一番话,说得甘族长心服口服,连连称是。

  根据孙才甫搜集的情报,何耀榜决定引诱张立元上钩。他知道锄奸干事罗杰和张立元在一起工作过,便把这任务交给罗杰去完成。几天后,一个消息传到张立元耳中,罗干事有一批物资要交给张主任。

  何耀榜和罗杰见张立元没有反应,分析张立元有两种可能,一是怕出头,二是怕上当。他们商量后又放出风声:张主任不想要,就送给居宗彩,到时不要说姓罗的不讲交情。

  一天,张立元陪曾伯龙到刘家冲南湾搜查,半天没有找到一个共产党员,下午五时带着一个班来会罗杰。他想,如今宣化店是国民党的天下,即使罗杰玩什么花样,几个游击队员不会对他产生威胁。

  张立元在记宝寺河流的拐弯处,看到有一个人在来回走动,一眼就知道这人正是罗杰。在相距约二十米左右时,罗杰热情地打着招呼:“张主任。”

  张立元加快脚步,把兵丁们甩在了身后。就在他不经意之际,埋伏在两边草丛中的游击队战士将绊马绳一拉,张立元一个狗啃泥,趴倒在地上。没等张立元爬起来,陈义德将他拖进丛林之中。

  张立元看到何耀榜坐在树根边,就地跪下。

  “是居宗彩把我拉出来的。”张立元心中有愧,首先开口。

  “不要提居宗彩,只说你的罪该怎么办?”何耀榜一脸怒容。

  “我罪该万死,只要不杀我,怎样都行。”张立元不敢抬头。

  “你今天和谁一同进的刘家冲?”何耀榜又问。

  “和曾伯龙一同进的刘家冲。”张立元回答。

  “曾伯龙小时候和我在一条河里摸过鱼,红军时期我们是死对头,抗战时期又成了统战朋友。你转告曾伯龙,要他把关在宣化店的革命家属都放了,不然,总有一天我们会找他算账的。”

  罗杰拿出枪指着张立元:“你是做政治工作的,竟背叛了自己的历史,逮捕与自己一同战斗过的战友,还有半点人性吗?”

  “念你与我们曾经共同战斗过,希望你能将功赎罪。从今日起,希望你不要再破坏党的组织,注意陈正熙的一举一动,及时为游击队提供情报,否则,后果自负。”

  “我有情报就送,情报送到哪里?”

  何耀榜指了指身边的一块大石头说:“就压在这石头底下。我可不怕你不送,光说不行,再次见面我可就毫不客气了。”

  三天后,罗杰如约取到张立元送来的情报。这个情报不是张立元写的,是他抄的国民党方面的宣传口号。何耀榜认为张立元能来送情报,说明他多少还是有点诚意,决定再一次与他见面。

  “张立元会来吗?”小郭将信将疑。

  “他会来的。他来可能有两层意思:要么为我们提供情报,提供宣化店方面的最新动态;要么继续为敌人卖命,观察和了解游击队的活动情况,为敌人继续搜山作准备。张立元是个滑头,后一种可能性较大。”何耀榜说。

  张立元按照指定的时间、地点与游击队如期会面,畏畏缩缩地坐在石头上。他对何耀榜说:“话已传给曾伯龙了,他说不会与你个人拼杀结怨,人在官场,身不由已。国民党驻军决心很大,非要将游击队一网打尽,准备在春节前再来一次大搜山,要么将游击队一网打尽,要么将游击队困死饿死在山上。”

  “都是些陈词滥调,不说了,他们什么时候开始搜山?”何耀榜追问。

  “现在还不知道。”张立元回答。

  “今日你按时赴约,这很好,希望你能继续下去,一定要在他们大面积搜山前把情报送出来,这才是你的功劳。放情报的地点最好方便些,如果不能把情报及时送到这里,放在宣化店也行。”何耀榜说。

  “陈正熙率一个团驻宣化店,县政府也驻在宣化店,那里还是曾伯龙的区公所,宣化店四处都是他们的眼睛,哪里能放情报。”张立元犹犹豫豫,面有难色。

  “就送到宣化店北头蔡家祖坟的石碑下,这个地方很容易去,转过脸,拉泡尿,就可以进入坟园,这该是个方便地方吧?”

  放情报的地点说定后,张立元起身要走。何耀榜反复叮嘱他不要再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来,张立元连连点头。

  两天后,邹琴生送来情报:甘族长大骂张立元、居宗彩,说他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跟踪共产党的游击队,居然被张立元抢先报告,立了头功。陈正熙把宣化店有头有面的人物集中起来训话,说共匪头子何耀榜流窜礼山境内,谁能诱捕何耀榜,重重有赏,谁与共匪通风报信,罪当可诛。

  孙才甫带来情报,国民党再次搜山的计划部署完毕。第七十二师驻宣化店的一个团、礼山县大队、曾伯龙的区中队,重点搜查礼山县南部,由陈立元带路;第四十八师一个团、湖北省一个保安团和各区中队,重点搜查礼山县南部,由居宗彩带队。

  “当时我那一石头把他砸死就好了,现在他又为非作歹,怎么才能杀死他?”听说张立元要给国民党军队带路,郭仨有点后悔。

  “只要他丧尽天良,继续干坏事,除掉他并不难。”何耀榜安慰郭仨:“下次机会到了,把除掉张立元的任务交给你,让你显示一下神枪手的威风。”

  郭仨点了点头。

  第二天,隐藏在宣化店的胡金生请示何耀榜,张立元在指定地点送来了情报:是取还是不取。

  “不要取”,孙才甫望了一眼何耀榜说:“敌人搜山的计划部署完毕,就这两天行动,他的情报是真是假,已没有多大意义。我想,他上次进山和我们见面,估计是在了解我们的底细,打探我们的虚实。”

  “你的分析有道理。如果敌人这次搜山没有新的破坏,我们还是要争取张立元,我想他不会把情报收回去。如果在这次搜山中他还继续干坏事,我们就在他的情报上动脑筋,将计就计。”

  何耀榜见陈义德点着头,接着说:“你理解我的意思,就由你来布置吧。”

  几天后的一个深夜,孙才甫来到仙居顶东边的观音寺,向何耀榜报告:张立元和县大队长陈云到了四姑墩,破坏了四姑墩党支部,当场打死一人,抓走十几人,现还在四姑墩气势汹汹,怙恶不悛。

  何耀榜一听火冒三丈,骂了一句:“狗娘养的,自寻绝路。他上四姑墩,我们去甘家湾。”随后,他对陈义德说:“通知大家作好准备,马上出发!”

  中午时分,何耀榜等四人化了装,等候在甘家湾学校的路边。孙才甫看到虎娃走出校门,向他招手。待虎娃走近时,孙才甫指着何耀榜对虎娃说:“这是何先生,和你爷爷很熟,请你把这只钢笔带回去,交给你爷爷。”

  甘组长好奇地拿着钢笔,在纸上划了划,却写不出字来。他拧开笔头,发现笔套内没有皮管,只有一个纸卷,拉出来一看,见上面写着这样几行字:“张立元的情报,放在蔡家祖坟前的石碑下,上有一小块反光玻璃为记。”

  甘组长看完纸条,一下子愣住了。他不明白这么重要的机密情报,是真是假,又是怎么落入他孙子手中的,于是不解地问道:“虎娃,是谁给的钢笔?”

  “是何先生给你带来的。”

  甘组长在脑海里迅速地搜索着“何先生”这个符号,他终于明白了,这个人肯定是何耀榜,是要借刀杀人。他想,张立元从共产党里出来后,成了国民党的走卒,屡屡与共产党为敌,何耀榜是不会饶恕他的。近来,张立元在国军面前与自己争宠,令他十分被动。除掉张立元,不仅为自己消灭了一个强劲对手,而且给何耀榜一个顺水人情,何乐而不为呢?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赶往宣化店。

  甘组长到达宣化店时,陈正熙刚刚回到营房,得到甘组长的报告,将信将疑,好在有据可查,又不花多少时间,于是连忙带着几个人直奔蔡家坟园。陈正熙命令兵丁拿开碑前的玻璃,取出用油纸包着的纸条,拿过来一看,纸条上面写着:“何司令,宣化店国军44团、县大队、区中队近日搜查县境南部。张立元字。”

  陈正熙冷冷地一笑:“转变过来的人,再想转变过去,在我手里张立元是第一个。这样的人三反四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会有好的结果。”

  张立元百口难辩,成了陈正熙的刀下鬼。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