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五、了不起的成绩

2014/12/18

  半年时间过去了,鄂东北的共产党和游击队仍在继续活动,国民党军第七十二师深陷泥淖,不能自拔。为彰显自己的功绩,他们遮人耳目,向上邀宠,要求召开反共胜利大会。

  得此消息,经扶县参议员、礼山、经扶、黄安三县联防指挥部副指挥杜定廉,紧锣密鼓地忙碌起来,要把头功抢在手里。

  杜定廉,外号杜五疯子。其父杜子元是鄂豫边有钱有势的恶霸,土地革命时期被红军镇压。当时,杜定廉在在武汉读书,听说父亲被镇压了,弃学回家,发誓与共产党不共戴天。当时他年纪小,无力组织队伍,只是大喊大叫,相识的人叫他杜疯子,因他排行老五,又有人叫他杜五疯子。抗战时期,他流浪街头,与陈正熙相识后,混进了军统。自从当上三县联防指挥官后,他招兵买马,扩充实力,是当地穷凶极恶的一霸。

  黄安县杨山乡党支部书记杨先凯告诉何耀榜:杜定廉要在自家门前的广场上召开“庆祝反共胜利大会”,请国民党军队一个连护卫,并准备请戏班子大唱三天三夜,同时广设赌场,当地群众和党员强烈要求制止这一恶劣行径。

  得到这一消息,何耀榜沉默了好一会。我们四处出击,惩处反动分子,而这个杜定廉竟然目中无人,公然挑衅。我们在鄂豫皖斗争了二十多年,付出了多少鲜血,牺牲了多少战友,国民党何曾消灭过我们,共产党人的旗帜始终在大别山飘扬。可这个杜五疯子,明目张胆,真是狂妄至极。

  何耀榜认为,杜定廉明火执仗,可他在自家院宅四周筑建碉堡,重兵把守,并请国民党军队护防,说明内心其实惶恐不安。很显然,不打击杜五疯子的嚣张气焰,其他民团会一一仿效,影响极坏。

  然而,何耀榜身边只有七八个人,游击队分散活动,一时难以集中。

  一向粗声大气的小郭,这时开动了脑筋。他建议说:我们寡不敌众,只能巧取,不能硬攻,最好来个偷袭。

  “组织一支小分支队,背上现洋,混进赌场,到他肚子里去杀人。”胡金山提出了一个具体办法。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个完整的方案在何耀榜的胸中初步形成:派几名尖兵深入龙潭虎穴,干掉杜五疯子,游击队在外牵制,负责接应。胡金山负责统一组织和指挥,与胡普仁、小郭、小刘组成战斗小组;杨先凯负责与杜湾村保长、杜五疯子的师爷袁宗泽取得联系,传递情报;在附近活动的邱进敏游击队和徐锡煌游击队,埋伏在杜家湾周围隐蔽接应。战斗小组事先作好调查研究,了解敌人的内外部署,详细研究应变方案。

  何耀榜随后又与刘名榜商量,两人一锤定音。

  几天后,通往杜家湾的山路上,出现了几个特殊的客人。小郭嘴上叼着一支香烟,漫不经心地走着;小刘身穿破衣裳,左右各背一个口袋,一边装着法币,一边装着干粮,一副乞丐模样,实际上是小郭的随从。俩人进入杜家湾时,戏台上正唱得热闹。只见胡金山装成小贩,端着一大筐油果在人群中四处叫卖,胡普仁和袁师爷正有说有笑。

  广场上汽灯高挂,亮如白昼。戏台上锣鼓阵阵,川流不息。一些人在静心看戏,一些人在戏场中间摆起了赌局。小郭和小刘无心看戏,围向赌局。他们观察几局之后,随即押了几宝,把大把钞票塞进自己的口袋。

  赌场上人越赌越多,场面越赌越红火。输了钱的赌徒直抓脑袋,赢了钱的客人满面春风。卖油果的胡金山来到小刘面前吆喝:“买两斤油果吧,刚出锅的热果子,又脆又香。”他一面叫喊着,一面向小刘使了个眼色,提示游击队到了指定的位置。

  胡金山在赌局边转了几圈,突然插话:“嗨,你们在这里赌得再大,也不过是几个小钱,到杜老爷院里去赌,那里才气派过瘾,有热茶,有点心,大鱼大肉招待,不过有个条件,必须使用大洋。”

  小郭知道这是暗号,举了举手,伸了伸腰,指着小刘背着的口袋:“我们今天有备而来,有的是钱,哪里场面大,我们就去哪里。”

  很快,胡金山叫来一位中年人,随之向双方相互介绍:“这位是杜老爷的袁师爷,这位是经扶县有名的大赌家郭大哥。”

  小郭和小刘心领神会,拐了几个弯,跟着师爷走进内院。他们仔细观察院内的每一处角落,却没有发现一个哨兵。原来,杜五疯子怕影响赌徒们的情绪和兴致,特地将哨兵设伏在四周。

  胡金山四人走后,何耀榜一直放心不下,毕竟虎口除凶,充满风险和杀机,他电非常担心同志们的安全。夜幕降临后,李春城带路,方仨背着何耀榜来到杜家湾南一个较高的山头,他要在这里倾听战友们的枪声。

  站在高高的山岭上,可以看到杜家湾的点点灯火。没有枪声,战斗还没有开始。何耀榜不安地问道:“你们估计这一仗有把握吗?”

  李春城、陈医生、方仨没有回答。

  就在这时,小郭、小刘跟着袁师爷大摇大摆地进入里堂。只见室内烟雾腾腾,四张八仙桌拼成的台面上铺着一张白布,三十多人全神贯注,精力全集中在宝盘上,桌后高椅上手持宝碗的庄主正是杜五疯子。

  有人进来,杜定廉看也没看一眼,他认为外面有枪兵把守,谁也不会胆大妄为。小郭伸着头往前挤,想找个显眼的地方坐下来。身后的师爷拉了他一把,指了指外围的一把椅子。他马上会意,在指定的位置坐下来。

  杜定廉宝碗一开,一片哗然,有人欢喜有人愁。又赢了,杜定廉眉飞色舞,双手将一百多块白晃晃的大洋揽入怀中。

  开始两场,小郭五块、十块地输。过了约半小时,他看到胡金山、胡普春和师爷站在一起说笑,知道下手的时候到了。他把小刘身上的大洋取出来码成两个五十,然后往桌子中间一推:“要赌就赌个痛快!”

  杜五疯子斜着眼,看着两码白花花的大洋,把腿下夹着的箩筐晃得“咣、咣”作响。他春风得意,哈哈大笑,双手把宝碗在空中使劲地摇了摇,然后“啪”的一声,熟练地把宝碗放在桌子上。

  所有的眼睛都盯在了开宝的刹那间。

  这时,胡金山已经控制了大门。小郭站起来后退一步,转到杜五疯子身后,小刘从口袋里掏出手枪,跳上了八仙桌。杜五疯子一下子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小郭眼明手快,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

  赌场上一下子乱了套,人人惊恐不定,个个丧魂落魄。枪声惊动了院内和院外,孩子叫,女人哭,东奔西跑,乱成一团。有人绊倒了油灯,戏台着火燃烧。不一会浓烟四起,大火熊熊。

  袁师爷见四个人冲出院子,涌入混乱的人群之中,这才在院中不停地大喊:“有共产党,关紧院门,堵住路口,别让他们跑了。”

  “不是说共匪被消灭了吗,怎么钻到眼皮底下来了?”有人大声地责问。

  “少哆嗦!赶快搜!”

  警卫队的哨兵听见枪声,乱枪壮胆,奔向里屋。他们看见一团团奔跑的人流,也不知共产党在哪里,人人一脸茫然。眼看大火烧红了天空,老窝即将毁于一旦,队长惊惶失措,只得一面组织大家救火,一面组织搜查。

  碉堡里的守敌听见枪声,很快封锁了通往村外的路口。可外涌的群众特别多,你推我搡,一下把路口塞死。这时,邱进敏和徐锡煌的游击队在两个方向同时响起了一片密集的枪声,逼向碉堡。守敌胆战心惊,无心搜查。外涌的群众像炸了锅似的,大吵大嚷。路口很快失去控制,几好放任自流。

  战斗小组的四个战士早已脱身而出,远离杜家湾。在返回的路上,他们遇到了在此迎候的何耀榜。

  “你们无一伤亡,干得漂亮,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开始,我还真当心,一直注视着村子,捏着一把冷汗!”何耀榜说。

  “首长考虑的周全,我们内外呼应,大功告成。”小郭笑嘻嘻地回答。

  大家说笑着,胡普仁转身砍了几根树枝,胡金山用绳子把树枝连起来,做成一副担架,把何耀榜放在上面。小郭抓了几把枯草和小树枝盖在何耀榜身上。众人一路欢声笑语,抬着何耀榜走进深山密林的山洞。

  除掉了杜定廉,国民党控制的报纸和电台大呼小叫:“大别山共军势力不可低估”。黄安县参议长王楚材也接连呈请湖北省政府将黄安划为绥靖区,加派重兵“清剿”。他在文书中说:何耀榜、刘名榜率兵二百余众在天台山一带盘踞,愈演愈烈,如不重兵剿办,则民国十六年之覆辙又见于今日矣!

  除掉了杜定廉,这消息也惊动了在延安的中共中央。独二旅几位负责人相继回到延安之后,向中央报告了鄂豫边失守的情况,毛泽东感到十分惋惜。这次,毛泽东从国民党广播里听到杜定廉被打死的消息,断定鄂东北共产党的游击队还在顽强地坚持战斗,认为这是个了不起的成绩。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