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一、组建大别山工委

2014/12/18

  春雨淅淅沥沥,滋润着红褐色的土地。山坡青了,树枝绿了,花儿也开了,大别山到处散发出清新怡人的气息。

  何耀榜一行活动到老据点烟宝地时,徐锡煌前来报告:“中央来人!”

  “是谁,在哪里?”何耀榜喜出望外。

  “老熟人,位老的二弟郑植惠。他从延安步行到达天台山,走了一个月,人也病了,在草丛中坐了三天三夜,遇上我们的游击队,才和我们接上头。我和你们联系不上,就把他隐蔽在一个山洞里休息。”

  何耀榜正要发问,徐锡煌忙说:“什么时候见面,在什么地方,我好通知他。”

  “在第二联系点见面,越快越好。”何耀榜说。

  自1946年9月5日在鄂皖边和张体学分手之后,何耀榜与上级组织失去了联系,屈指算来,也有200多天。游击队得不到上级的指示,有如离开了母亲的孤儿,他们多么希望了解全国的局势,聆听党的声音啊!

  当天夜里,大家十分高兴。方仨特地烧了一盆热水,准备给何耀榜洗洗脚,让首长好好地休息一个晚上。一个冬天过去了,天寒地冻,经常转移,用热水洗脚对他们来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也是一次难得的礼遇。

  解开裹腿,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鼻而来。长期在山洞里生活,风餐露宿,何耀榜的双腿早已溃烂,如今已逐渐失去了知觉。方仨从水盆中捞起毛巾,拧了几下,又停顿下来。他怕首长疼痛,不敢贸然在他的腿脚上揉擦。于是,他用手指轻轻地按了按何耀榜的左脚趾,只见“扑通”一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掉进了水盘里。

  方仨以为掉进盆里的是裹带的布条,借着昏暗的灯光,顺手捞起来一看,他一下子傻了眼,原来掉下来的是何耀榜的小脚趾头。方仨慌了神,示意陈医生过来瞧瞧,陈医生看了一下何耀榜的脚指头,见上面没有血迹,判断是冻坏死。

  何耀榜见几个人挤在身边嘀咕,忙问:“出什么事了?”

  方仨将脚趾头装进自己的衣袋,说道:“没有事,怕烫着你的脚,马上就好了!”

  陈医生接过毛巾:“难得的热水,给首长再洗洗右脚。”

  他们简单地给何耀榜清洗之后,将双腿重新包上。陈医生摸了摸何耀榜的头,发现有点发烧,对大家说:“再不能让首长睡在冷石板上!”

  当天夜里,陈医生和小郭并排睡下,把何耀榜托在自己的身上。何耀榜翻身时发现身下有人,忙将身子滚到石板上:“我冷,你们也冷,吃没吃的,穿没穿的,大家也够苦了,不能为我让大家受罪。春天来了,天就要亮了,苦日子快熬到尽头了,你们应该相信我能坚持下去!”

  小郭坐了起来,把何耀榜抱在怀里:“入冬以来,我们与顽固的敌人斗,与恶劣的天气斗,你为我们大家操心,保护好你是革命的需要。近日天气暖和了些,可山里夜晚还是很冷,你休息好,精神才好,许多大事等着你拍板。”

  几个战士轮流给何耀榜驱寒取暖。

  第二天下午,何耀榜与郑植惠在约定的山洞里见面。

  郑植惠拉着何耀榜的手,欣喜地说道:“何书记,你们干得不错啊!除掉杜定廉的消息,我们在延安都知道了。毛主席听了国民党的广播,夸奖你们说:‘好!,大别山的游击队还在坚持,是个了不起的成绩!’特地派我前来慰问。”

  郑植惠谈起了他来大别山的前前后后。

  毛泽东主席听了国民党的广播之后,对中原局书记郑位三说:有人说中原地区的游击战争垮了,这与事实不符,何耀榜就是一面旗帜。国民党大骂何耀榜是惯匪,是地头蛇,看来他们把国民党打痛了,不然国民党不会点名骂他。中原局要尽快派人与之联系,一定要他们坚守这一战略支点。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主力部队就要挥兵南下。到时候,他们的任务更大,责任更重!

  郑位三、李先念根据毛主席的意见,特地把郑植惠找去交待任务,要他返回大别山,传达中央的指示。郑位三和李先念认为,大别山根据地人手少,可以组织大别山工作委员会,把游击力量和地方组织逐步统一起来。如今中国革命的曙光已现,要求同志们倍加努力,坚持再坚持,迎接胜利的明天!

  当郑植惠谈到组织大别山工委时,何耀榜说:“这个指示很正确,一个独立地区的游击斗争,要有统一的领导核心。独二旅团以上的同志大都回到了天台山,都在鄂豫边境活动,我们要尽快组织大别山工作委员会,迎接主力部队的到来!”

  徐锡煌十分高兴:“毛主席说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主力部队就挥兵南下,多么鼓舞人心。我们在这块土地上战斗了二十多年,就是盼望着这一天来到啊!”

  郑植惠介绍了全国解放战争的总体形势,大家的视野一下子扩展到了全国,眼前仿佛是一片金戈铁马、滚滚洪流。大家兴高采烈,要求迅速成立大别山工委,迎接自己的子弟兵,迎接中国革命的大好形势。

  很快,何耀榜派人与刘名榜取得了联系。两位老战友一见面后,刘名榜高兴得打起了哈哈:“春天来了,我们迎来了党中央指示,是喜从天降!”

  5月中旬的一天夜里,各支游击队和地方党组织的负责人,相继来到黄安县七里区杨山乡鸡公寨,在乱石窝的一个石洞里汇聚在一起。经过半年的生离死别,从坟墓中走出来的战友们,心中百感交集,话有千言万语。

  第二天日出,会议在一座破庙里举行,刘名榜主持会议。他在一块大石头上刚落座,还未讲完会议议程和主要任务,有人进来报告:七里坪方向的敌人出动了。

  “不管他,我们先开会。”刘名榜看了一眼何耀榜,说道:“今天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召开一个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议,按照上级指示成立大别山工作委员会,首先由何耀榜同志报告一下全国的革命形势和大别山区的工作成绩。”

  根据郑植惠带回的信息,何耀榜介绍了全国各大解放区粉碎国民党军队的进攻,歼敌一百余万人的特大喜讯,传达了人民军队即将举行全国性进攻的任务和中央提出的‘蒋军必败’的科学论断。他要求坚持大别山的各支游击队要以坚强的意志,高举血染的红旗,迎接主力部队的到来,迎接全国解放的明天!

  自从分散游击之后,大家很少见面,也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听说主力部队歼敌百万余人,即将举行反攻,有人当时激动得跳了起来。

  何耀榜说:“根据中央指示,郑位三、李先念同志要求我们在中原地区坚持斗争的同志成立大别山工委,我和刘名榜同志商量了一下,以原中原军区独立二旅在中心区的负责同志、罗礼经光中心县委现有成员为基础,今后工作如何开展,请大家发表高见。”

  “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将天台山附近的坏保长列出一个清单,然后一个一个地加以消灭,从而发动群众,扩大武装,建立自己的活动据点,迎接主力部队。”谭振彪第一个发言。

  “既然是成立大别山工作委员会,工作范围自然不仅仅是豫南、鄂北,我们要在大别山竖起一面飘扬的旗帜。林桂华同志牺牲后,黄冈中心县委还在继续坚持斗争,我们应尽快派人联系,向他们传递中央指示。”徐锡煌谈了自己的想法。

  大家各抒己见,痛快淋漓。一个小时过去了,情报员再次进来报告:“七里坪的敌人已经进入杨山乡境内,好像冲着我们来的。”

  刘名榜没有理睬,情绪也很激动:“时间紧迫,进入下一个议题。成立大别山工作委员会,请大家提名合适的人选。”

  大家经过一番酝酿提名,决定由何耀榜、刘名榜、肖德明、彭超、马友才、邱进敏、徐锡煌七人组成大别山工作委员会,何耀榜任工委书记,刘名榜为副书记,徐锡煌任军事指挥部指挥长。

  敌人开始在附近搜山,脚步声越来越近。何耀榜集中大家的意见,宣布了当前和今后的几项具体任务:

  一、保存实力,发展武装,将游击战争进行到底;

  二、扩大活动范围,延伸游击区;

  三、镇压反革命,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

  四、恢复和健全党的组织,建立一批新的地下党支部;

  五、开展统战工作,宣传全国大好形势;

  六、组织财政收入,解决经费困难。

  随后,工委经过一番讨论,决定调整和充实县级组织领导机构:黄安县委书记彭超,罗礼县委书记萧德明,副书记马友才;陂孝北县委书记罗辛初;经光县委书记邱进敏,副书记冯一鸣。

  何耀榜知道大别山地区还有几支党的组织,因路途遥远,平时没有联系,也不知道他们的处境怎样。现在有了上级的指示,成立了大别山工委,应该及时与他们沟通。于是,他派肖明德带一支队伍,前去黄冈,了解情况。

  黄冈中心县委书记林桂华牺牲后,原独二旅六团副团长漆少川回到了黄冈,在老同志的支持下,把与党失去联系的同志组织起来,重建了黄冈中心县委,在20多个村建立了秘密据点和隐蔽点,在两个乡建立了“两面政权”,工作有声有色。

  肖德明到黄冈后,与漆少川取得了联系。得知主力部队就要挥师南下的消息,他们十分高兴,并给大别山工作委员会筹集了一笔经费。

  大别山的红旗,在迎风招展。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