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二、迎接刘邓大军

2014/12/18

  工委成立之后,如何扩大党和游击队的政治影响,迎接主力部队南下,这个问题一直在何耀榜的脑海中萦绕。眼下,北边战事吃紧,驻大别山的国民党军队相继外调,敌情有所缓解,正是游击队发展的有利时机。可发展游击武装,困难很多,经费十分紧缺。尤其是老百姓生活十分困苦,许多人需要救济,大军即将南下,也要准备粮草物资。

  可鄂豫边区的土豪劣绅大不如从前,有的地主濒临破产,已经拿不出钱来,有钱的地主不一定能拿出来。看来,不能遍地开花,只能突出重点。数来数去,何耀榜把目光集中在王锡九村王二老爷的身上。

  王家兄弟与共产党素有来往,也多次与何耀榜打过交通。新四军军部在武汉成立时,老大王少祥为新四军筹集了一大批物资。他在黄安老家购置了几十石田,交老二王学书看管。抗战时期,何耀榜经常与王学书见面。

  何耀榜决定找王学书试试。

  “你身体行吗?”彭超关心地问道。

  “我的身体,不就是一条腿加一根木棍吗?身边有几位小伙子在,问题不大。”何耀榜乐观自信地说。

  调皮的小郭连忙插话:“首长向王二老爷借钱,我会背着他像孙悟空一样腾云驾雾,从王二老爷屋顶上跳进去。”

  大家七嘴八舌,最后决定还是派胡金山侦察一番。胡金山回来报告,王锡九村周围没有国民党的正规军,可高维钧在王锡九布下了便衣,好像是在监视王二老爷。

  “我要亲自去见王二老爷。”何耀榜说。

  方仨、小郭轮流背着何耀榜来到下畈,他们先在屋角阴暗处停了下来。胡金山在大院四周绕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动静。

  何耀榜靠近窗户向里观望,可什么也看不到,于是命令胡金山拿出身上的锯条,锯断窗户上的木格。

  “是老总,是朋友,还是梁上君子,有话直说。”里面传出声音。

  “你们转了一阵,我看得一清二楚。”那人又说。

  何耀榜见说话人没有恶意,靠近窗户边回答:“是王学书老先生吗?”没等对方回话,他又说:“我们是从武昌烈士街来的,大嫂要我们来看看你!”

  “吱呀”一声,大门开了。

  “是何先生,有什么要事?”

  “游击队在山区十分艰难,缺衣少粮。老百姓青黄不接,听说有的地方饿死了人。能否请王二老爷广施仁义,普渡众生。”

  “高维均对我很器重,日夜派人监护,我现在寸步难行。这几年,我只是替大哥照看七里坪的旧摊子,名声在外,空有其名。不过,我还是愿为家乡的老百姓作点好事,只是眼下有其心而无其力啊。不过,若是能跑趟武汉,与亲朋好友周旋,说不定有点办法。至于效果怎样,能否满足大家的心愿,我也没有把握。”

  “有王二老爷这番话,我们也够领情的了呢!”

  “你们能否帮我离开七里坪?”王学书主动提出请求。

  “这个没问题。”何耀榜说。

  王学书叫来老伴说,我今天要去趟汉口,我走后一个小时,你们放声大哭,就说我被游击队“绑票”了。

  离开下畈,何耀榜把王学书介绍给彭超,又作了一番交待,而后各自分散转移。

  王学书的钱能否借到,是个未知数,就算能借到,到哪里去买粮食?何耀榜正在为难之际,交通员送来一份有价值的情报:国民党川军驻郭家河的一个营长,其家属在七里坪住院一个多月,最近要接回郭家河。

  邱进敏、潘正泰、孙才甫三人一进入山洞,何耀榜就单刀直入地问道:“你们能组织多少战斗员?”

  三人掐指算了一下:“可组织三十多人。”

  何耀榜又问:“国民党的正规军你们能不能打?有没有信心?”

  “不知对方有多少人?”

  “不会超过一个排的兵力?”

  “利用有利地形设伏,出其不意,应该没有问题。”孙才甫回答。

  “好!相机行事,尽量减少损失,作战方案你们认真研究一下。”

  几天后,七里坪方向走出一队人马,沿着山间道路向北前进。孙才甫出没在树丛里,仔细地数了一下,这支国民党军队共36人,与事先估计的差不多。当他们进入预定的伏击圈时,邱进敏右手鸣枪为号,左手上的红旗直指中间的两个抬子。

  游击队员一跃而起,冲入敌阵。敌人遭此突然袭击,惊惶失措,四名脚伕见势不妙,丢下抬子,撒腿就跑。游击队员很快俘虏了国民党军的营长及其家属,并一路追至潘家河,将逃敌全部抓获。

  令人意外的是,这群敌人竟然还带有全团一个月的粮饷。孙才甫审讯俘虏后,心花怒放。这次战斗收获甚丰,收缴法币1500万元,金戒指40多枚,还有3斤烟土。

  这时,王学书也给游击队送来五千大洋。双喜盈门,何耀榜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些东西必须尽快分散处置,他找来长期做部队供给工作的徐锡煌商量。

  徐锡煌不负重望,很快拿出了一个分配方案:当地老百姓,一户先发一块大洋,每个游击队一枚金戒指,三百大洋,结余部份战士们背在身上作备用资金,贵重物品不便转移的存放于潘和泽、袁宗泽两个保长家里。

  潘和泽、袁宗泽两人虽在国民党政权中任职,实则与游击队早就有联系。在敌人搜山最疯狂的时候,伤病员经常到其家中隐蔽。潘和泽的胞弟潘孝青在国民党军队担任师长,本人在乡间有一定的声望和影响,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民团一般不敢随便搜查潘家。在游击队最艰难的时候,潘家还向游击队捐赠了1000斤大米。

  不久,八路军过黄河的消息,象风一样传播开来。敌人搜山与封锁,似乎松懈了许多。与游击队有统战关系的国民党地方保安团队,有人给何耀榜送信说,刘邓大军就要到达大别山了。何耀榜托当地群众从宣化店、七里坪买回国民党的报纸,寻找蛛丝马迹,看到了《刘伯承败走淮南,企图窥伺武汉》的报道。

  国民党的报纸,牵强附会,黑白颠倒。多年的政治斗争经验,何耀榜看透了国民党报纸的虚伪嘴脸,一向自欺欺人。他屈指算了算,自郑植惠来天台山之后,三四个月过去了,想不到主力部队南下来得这样快,这样猛。

  不几天,何耀榜收到刘邓大军第六纵队政委杜义德、副政委鲍先志和原新四军五师老战友任士舜的联名信,大家喜上眉梢,议论纷纷。

  “胡金山,通知各游击队迅速向鸡公寨一带集结;谭振彪,通知各工委成员到这里开会,近处的明晚到这里来,远一点的后天一定赶到。”

  大家从四面八方带来同样的消息:大军南下了,很快到达大别山。

  何耀榜十分激动:“是啊,中原突围后,我们在大别山坚持了一年的时间,风餐露宿,与狼为舞,现在终于熬出头了,可以扬眉吐气了。从今天起,我们的一切工作就是迎接主力部队的到来。”

  会议决定:谭振彪、冯益民各带几位同志北上侦察,各支游击队力争早日与刘邓大军取得联系;肖德明、彭超再去黄冈,向黄冈中心县委报告这一重大消息。游击队与刘邓大军会师后,要服从指挥,作好向导、救护、情报等项工作。

  “刘邓大军南下了!”、“当年的红四方面军要打回老家了!”这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天台山,传遍了鄂豫边。人们奔走相告,喜气洋洋。杨山乡党支部书记杨先凯为表达人们的迫切愿望,特地请一位老私塾,在大路边的一堵墙壁上粉刷了一条醒目的标语:欢迎远征归来的红四方面军!

  鄂豫边的游击队千方百计地争取与南下大军取得联系,刘邓大军也在积极主动地寻找当地的游击队。邓小平政委早就意识到,主力部队挺进大别山后,国民党军队一定会疯狂追堵。部队要在大别山立足生根,创建和巩固根据地,必须依靠当地干部和群众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才能迅速打开局面。刘邓大军跨过淮河进入大别山,随即迅速展开。邓小平政委就给各纵队发出指示:大别山有游击队在坚持战斗,要特别注意与之联系。

  在此之前,邓小平向毛泽东电询过大别山游击队的情况。

  8月28日,刘邓大军第六纵队解放经扶县城。刘名榜得此消息,率一支游击队连夜下山奔新集而来,准备与主力部队接头,不料途中与国民党保安团遭遇。当他们摆脱敌人纠缠时,六纵已马不停蹄,迅速南下,与游击队擦肩而过。

  9月2日,六纵第十七旅长李德生、政委何柱成进驻七里坪。游击队根据何耀榜的指示相继在白果树店集中,与六纵十七旅先谴团四十九团会合。

  四十九团团长苟在合听说何耀榜腿部受伤,还在山上,随即派出两副担架。一副由谭振彪率领,到鸡公寨接何耀榜下山,一副送刘名榜到火连畈对面的黄石村旅部。

  担架抬着何耀榜到了十七旅旅部,随后又将他送到纵队司令部。六纵政委杜义德和老战友任士舜亲切地与何耀榜见面。何耀榜柱着拐杖,激动地站了起来,对他俩说:“请转告党中央和毛主席,我们守住了大别山,占据了大别山的桥头堡,为全国大反攻给长江天险搭上了跳板!”

  “你们坚持大别山到今天,几十年如一日,真不容易。你们坚持斗争意义重大,我们来后有了立足之地,有了一块后方。你们是坚持大别山斗争的功臣,是坚持游击战争的英雄!”杜义德政委紧紧地握着何耀榜的双手,感慨地说:我们马上向上报告。

  “太夸奖了,我们没什么,倒是大别山的人民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寸步难行,功劳应归于党,归于大别山人民!”何耀榜谦逊地说。

  “是啊,大别山人民真了不起,他们养育了中国革命,付出了巨大的伤痛和牺牲,全国解放的日子不远了,我们要好好地感谢他们。”

  接着,何耀榜介绍了大别山各支游击队和党组织的分布情况,随后建议说:“大别山群众基础好,有利于我们开展工作。当前对付国民党的大部队容易,要开辟和巩固根据地,必须肃清国民党地方武装,这是今后的紧迫任务,也是能否迅速发动群众和巩固根据地的重要因素,我们地方同志一定协助部队做好这项工作。”

  杜义德说:“刘邓大军发源于大别山,发展于太行山。北方人到了南方,人生地疏,生活不习惯,许多工作要依靠你们。刘邓首长指示,游击队的部分同志回河南工作,刘名榜同志任经扶县长,你意如何?”

  “要人给人,要枪给枪,听从组织安排。”何耀榜毫不犹豫。

  当天晚上,刘名榜带着99名游击队员,马不停蹄地赶往新集。一个月之内,这支队伍发展到近千人,很快恢复了七个区级政权。不久,野战军司令部、政治部等首脑机关移驻新县境内,刘名榜受到刘伯承、邓小平等首长的亲切接见。

  谈到今后的工作,杜义德政委说:“眼下,六纵作为刘邓大军的开路前锋,即将在鄂东迅速展开。你在这里摸爬滚打多年,情况熟悉,与各地党的组织有密切联系。你就作为我们的左臂右膊,随我们一起战斗吧!”

  “行,只是这条腿不够争气!”何耀榜说。

  “腿不好,我派人抬着你走!”杜义德边笑边说:“你身体不好,本应好好治疗,可现在环境不允许,只能跟随纵队卫生部治疗。”

  杜义德给何耀榜派了一个特务营。在特务营的护卫下,何耀榜一面随军转战,一面养病疗伤。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