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三、随军参谋

2014/12/18

  六纵十七旅进入七里坪后,国民党军第四十八师一个团不敢应战,迅速南移。徐锡煌率游击队紧随其后,摸清了黄安城内的情况。在黄安视察的国民党湖北省政府主席万耀煌,闻知刘邓大军挥师南下,不敢在此久留,连夜返回武昌。黄安县长率县府要员退避县南八里湾,城内仅有保安团和少量正规军驻守。

  十七旅决定集中全旅兵力,扫除黄安城内的反动武装。

  听说要攻打黄安县城,徐锡煌的游击队主动请缨,何耀榜也要求参加战斗。

  在何耀榜和游击队员心中,黄安城浓缩了太多的金戈铁马,烽火往事。黄麻起义,这里建立了大别山区第一个人民政府;红四方面军一成立,共产党人的锋芒直指这里;第四次反“围剿”,为保卫黄安城,多少人流血牺牲,血染沙场。夺取黄安城,是革命的象征,红旗的象征,胜利的象征。中原突围后,高维钧盘踞黄安城,杀害了多少共产党人,欠下了多少仇恨血债。夺取黄安城,活捉高维钧,是坚持大别山的每一个战士的共同心声。

  组织上考虑到何耀榜的身体状况,急需休养几天,没有答应他的请求。经李德生旅长耐心劝说之后,徐锡煌率游击队北返白果树店和鸡公寨一带,监视敌正规军的的动向,防止敌人从侧后袭击。

  9月4日,十七旅克复黄安,生俘蒋军一个营,缴获步马枪一千余支。高维钧闻风而走,率部逃出黄安城,大家心里憋着一股闷气。

  十七旅在黄安县城稍事停留,于次日移兵南下,攻打黄陂。

  就在十七旅南下黄陂之际,湖北省保安总队及黄安县保安团一部在高维钧的指挥下,乘机掉头占据县城,并在稞子山加修工事,企图凭坚固守,负隅顽抗。他们在黄安城内抓鸡找狗,抢劫民财,企图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此时,国民党正规军和地方反动武装,共产党的解放军和游击队在黄安境内交织,相互争夺,局面十分混乱,大小战斗无日不有。为打通刘邓大军司令部前进的通道,中原独立旅进入七里坪,再次夺取黄安县城。

  中原独立旅由原新四军第五师突围到鄂东北后的队伍改编而成,是五师保留下来的一支主力。这次攻打黄安,徐锡煌又率游击队配合行动。何耀榜得知消息,请徐锡煌转告中原独立旅,一定要捉住高维钧这个恶魔,不能让其苟延残喘,危害人民。

  战斗打响后,中原独立旅以少数兵力佯攻黄安城,牵制城内守军,随后以大部兵力向稞子山主阵地发起猛烈攻击。高维钧见我军炮火猛烈,自知势不量力,顾不上督师防守,骑马南逃。

  “有人逃跑了,骑着高头大马,肯定是个大官!

  “抓住他,不能让他们逃脱!”活捉高维钧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听说高维钧逃跑了,徐锡煌率游击队兵分两路从城南追赶过来。他们沿着高维钧逃跑的方向追至黄士洼,远远就看见有人拿着木棍,有人拿着扁担,在村前的稻场上围成一团。高维钧不停地向群众求饶,要求放他一条活路,一个副官从口袋里掏出钞票,另一个人取下了手上的戒指,没有人予以理睬。

  徐锡煌率游击队赶来了,高维钧脸色苍白,匐匍在地,束手就擒。

  黄安县城再次解放,支援南下大军的任务迫在眉睫。何耀榜建议尽快撤销黄安工委,恢复县委和区委,建立民主政权。他说,南下干部与黄安县工委的干部共建解放区好,南下干部了解全局,政策性强;本地干部了解情况,在群众中有影响力。组织上采纳了何耀榜的建议,南下干部王子模任黄安县委书记,徐锡煌任黄安县政府县长。

  黄安县爱国政府宣告成立后,公审国民党黄安县情报组组长高维钧的消息迅速传遍大街小巷。人们扶老携幼,成群结队,从四面八方涌向会场,争相观看刽子手的下场。何耀榜在主席台上,目睹了人民群众的一桩桩血泪控诉。

  第一个走上台的是紫云区一位60多岁的老汉:“高维钧,你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却在兄弟姐妹面前奸淫烧杀,毫无人性。”说到这里,老汉想起自己历经的一件件往事,情不自禁地失声痛哭起来。

  有人提醒,今天是公审大会,在敌人面前要坚强。老人勉强收住了眼泪,大吼一声:“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心狠手辣,惨无人道。我亲眼看见你将中原军区失散人员郑维华绑在两棵树上分尸,古往今来闻所未闻,你比小日本还残酷!”

  老人说不下去了,跺了跺脚:“高维钧罪该万死,非杀不可!”

  七里区的一位中年妇女,未成上台泪流满面:“我的两个孩子与你无冤无仇,你却用大石磙把他们活活碾死。在场的乡亲要求你放过我的孩子,你却命令狗腿子开枪行凶,当场打死三十多人。我身中三枪,从死人堆里爬了起来,捡回一条人命。”说着,他举起右臂:“杀死高维钧,把他碎尸万段。”

  台下众人应和,要求处决高维钧的呼喊,此起彼伏。

  一个上午过去了,几十人上台控诉,血泪俱下,声情并茂。何耀榜简单地统计了一下,被高维钧亲手指挥杀害的游击队员和人民群众就有500多人,被其抓去坐牢、当壮丁的更是难以统计。

  当徐锡煌宣布把高维钧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会场气氛达到了高潮。高维钧双手被反绑着,被两名游击队员推上前台。人们欢呼雀跃,一片欢腾。

  何耀榜柱着木棍来到高维钧的面前:“高维钧,你认识我吗?”

  高维钧全身发抖,呆若木鸡。

  “我就是你悬赏捉拿的何耀榜,想不到我们今天如此见面吧。”

  高维钧双腿一软,倒在地上,被两名战士提了起来。

  何耀榜向群众挥了挥手,又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随后大声说道:“乡亲们,杀我者我必杀,我们今天公审高维钧,明天还要公审蒋介石。大军南下,黄安解放了,我们还要解放全中国。眼下,我们要迅速动员起来,拥军支前,建立政权,当家作主,把无数先烈血染的大别山,建成夺取全国胜利的前进基地,为全中国的解放,再作贡献!”

  六纵第十七、第十八两旅横扫鄂东黄安、麻城、黄陂、黄冈、浠水、蕲春、罗田七县,打得国民党分散之敌和地方土顽望风而逃。就在刘邓大军实施战略展开之际,尾随刘邓大军南下的国民党军队23个旅压过淮河,分路扑进大别山,追寻刘邓主力。刘伯承、邓小平审时度势,决定避实击虚,以一部在大别山北面积极行动,迷惑敌人,掩护地方工作,主力向鄂东敌后兵力空虚的山南出击。

  为接应主力南下,何耀榜随先期进入鄂东的第六纵队两个旅,以临战姿态集结于麻城福田河,并分遣部队向南侦察,为大军南进作准备。此时,国民党桂系整编第七师、第四十八师沿经扶、麻城公路南进,也在寻找刘邓主力。

  10月下旬,刘邓主力长驱直下,逼近长江,大有挥师渡江之势,吸引国民党军一部孤军跟进。刘邓大军在地形险要的蕲春县高山铺布成袋形阵地,诱敌深入,全歼国民党军五个团一万二千余人,取得了进入大别山以来的空前大捷,为地方工作的开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高山铺战役期间,在此地坚持斗争的原独二旅各支游击队,组织动员民工和战场附近的群众2000多人,置办担架1700余副,冒着枪林弹雨,踊跃支前。大军打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及时运送子弹、干粮,抢运伤员,抓捕俘虏。

  随着占领区的不断扩大和各级民主政权的相继建立,中原局、中原军区发出指示,成立鄂豫、皖西两个解放区。鄂豫区辖26个县,地跨鄂豫皖边,位于大别山中心区域,其中14个县在鄂东。鄂豫区成立之初,干部人数少,各地县普遍感到力量不足,影响了地方工作的开展。为此,中原局和中原军区决定:每个纵队抽调三分之一的兵力作为军区基干武装,并抽出一大批干部和老区干部一起参加地方工作。

  当时,六纵有三个团成建制转入地方,很多人想不通,有的甚至牢骚满腹,说什么在野战军英勇杀敌,吃肉喝汤,四面威风,而到地方上游击作战,小打小闹,大材小用。纵队首长请何耀榜给战士们讲话,现身说法。

  “大家不要小看了游击武装,这可是人民军队联系群众的纽带。把广大群众发动起来了,我们才能无往而不胜。游击队人少数,发动群众的任务重,作用和影响大。我几次从主力部队回到地方,最难忘的还是游击岁月。我们要建立解放区,就要和敌人你争我夺。没有地方武装的支撑,没有地方武装的成长壮大,刘邓大军站不稳脚,生不了根。因此,发动群众,建立政权,繁殖地方武装,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大有可为。把这项工作做好了,大别山区才真正算是共产党领导的大别山,才真正是中国革命走向全国胜利的前进基地。”

  何榜榜一席话,说得大家心服口服。经过七天的紧张训练,指战员力量倍增。他们带着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相继奔赴指定的工作区域。

  位于大别山南麓的罗田县,北倚大别山主峰,山脉东西横亘,关隘险要;河流南北奔流,交通便利。六纵解放罗田后,在县北创建战区后方,卫生部设在牌形地,所属第三休养所驻牌形地对河的林家垸。当时,第三休养所下辖一个警卫排,两个护士班、一个通讯班、一个担架队。何耀榜一面指导地方工作,一面在第三休养所疗伤。

  大别山的冬天就要来了,基层政权当务之急需要解决大军的供给问题。罗田北部长期是国民党统治的重灾区,群众多半靠糠菜度日。新成立的罗田县民主政府,主要由独二旅在当地坚持斗争的同志组成。在何耀榜的指导下,他们很快把群众发动起来,仅滕家堡以北的梅落河地区,先后献出军粮两万多斤,蔬菜上千担,食油500斤,土布400余匹,较好地解决了六纵后方机关和伤病员的食宿问题。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