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五、人民不会忘记你

2014/12/18

  随着中原解放区的不断扩大和巩固,国民党统治集团坐立不安。1948年初,蒋介石令白崇禧集中14个整编师33旅的优势兵力,与刘邓大军争夺大别山这一战略要地,企图控制整个中原。为调动与分散大别山的国民党部队,集中优势兵力作战,刘邓大军主力转入外线,地方武装在根据地内坚持游击战争。

  何耀榜留在根据地内,与六纵休养所转战大别山。

  主力撤出大别山后,敌我力量悬殊,大别山成了游击区。地方土顽前段伤亡虽大,这时卷土重来,发展也快,各县成立了县大队,各乡也成立分队。他们百倍凶残,经常拼凑在一起,对解放区进行疯狂的“围剿”和“扫荡”。刚刚建立起来的地方政权相继倒坍,根据地逐渐缩小,不少地方干部被俘牺牲。

  为适应紧张复杂的斗争环境,第三休养所一分为二,一部转入麻城,由王子丰负责;一部活动在罗田北部,由李呈祥负责,老百姓称之为刘邓大军野战医院。何耀榜和当地组织将县、区武装和工作队员集中起来,与国民党军周旋。

  1948年大年初一,国民党罗田县自卫大队闻讯刘邓大军后方医院的下落,组织300余人向滕家堡江家畈方向窜犯,妄图袭击后方医院和伤病员。李呈祥所长得到情报后,已来不及组织转移,于是何耀榜商量。何耀榜说:“县大队是一些散兵游勇,有勇无谋,欺软怕硬。我们作好两手准备,把群众组织起来演一场空城计,医护人员和轻伤员组成一支武装小分队,相见行事!”

  罗田县自卫队尚未进入江家畈,远远就看见军民在垸前的稻场上踩高跷、划彩船,锣鼓喧天,鞭炮阵阵。他们怕中埋伏,不敢贸然进村,反而后退了30里。

  当然,“空城计”是不得已而为之,面对暂时强大的敌人,必须提高警惕。为防止出现意外和不测,何耀榜与李呈祥商量,将几十名重伤员安排到附近可靠的农户家中,分散隐蔽治疗,轻伤员组成一支小分队,在罗田北部、麻城东部、商城南部一带的山林里游击。

  十多天后,国民党军一个营和罗田县自卫队再次袭击江家畈,此时后方医院早已转移。他们在江家畈挨户搜查,企图捕杀我隐蔽下来的重伤病员。可在他们袭击之前,江家畈的群众早有准备,把伤员隐藏起来。他们找不到游击队和伤病员,就逼问拷打群众,老百姓守口如瓶。敌人找不到伤病员,就纵火焚烧老百姓的房屋。

  在江家畈一带群众的掩护下,除一名伤病员在敌军放火烧房时奋不顾身抢救群众财产英勇牺牲外,其他人于1948年夏安全归队,与鄂豫四军分区部队会合。

  由于当时条件太差,加上术后得不到较好的护理和休养,何耀榜的病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腿部腐烂继续向上蔓延。他完全不能行动,只能躺在担架上,和身边的小分队转战于大别山的炮火硝烟之中。

  鄂豫四地委为保证何耀榜等人的安全,将罗麻县委所属的150多名武装工作队编成一个连,负责保卫后方医院近百名伤病员。说是野战医院,实际上处于流动状态。为躲避敌人的搜查,他们东奔西走,经常转移地点。

  一次,野战医院刚刚转移,国民党军一七二师五一六团围了上来,在后面紧追不舍。在罗家畈的龚家冲,护卫部队与这个团打了一仗,好不容易才突出重围。

  进入5月,随着人民解放军外线作战的节节胜利,中原地区的形势开始好转。为适应作战和建设中原解放区的需要,中共中央调整并充实了中原局,中原军区的领导成员,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兼任中原野战军副司令员。陈毅司令员得知何耀榜的病情,念念不忘当年新四军的老部下,要求鄂豫解放区把何耀榜送出大别山。

  在罗田县韮菜河的大山沟里,地委书记李友久找到了野战医院。何耀榜睡在担架上,泥巴和稻草裹在破衣服中,长长的头发连着胡子。此情此景,同志们感到十分心酸,同时对这位长期坚持大别山的老同志感到由衷的敬佩。

  在一个连的护送下,何耀榜和野战医院从罗田出发,经三省垴、吴家店,福塔坳、河南商城,渡过淮河,到达苏皖解放区,苏豫解放区又派人将何耀榜一行护送到中原局所在地豫西宝丰。当时,中原军区正在召开旅以上干部政治工作会议,尽管陈毅司令员事务繁忙,还是特地挤时间看望了何耀榜。他拉着何耀榜的手说:“战争规模越来越大,部队时时在向前进,军队没有后方,也没有稳定的医院,你受苦了!”

  何耀榜坐在床沿上,十分感谢组织上的关怀。他说:“只要大别山在人民手中,再苦再累,甚至流血牺牲,也心甘情愿!”

  陈毅点了点头,十分赞赏地说道:“大别山永远是人民的天下。你是坚持大别山斗争的一面红旗,我们不会忘记你,党和人民也不会忘记。现在战事紧,还要许多大仗要打,解放全中国已经为期不远了。组织上决定送你去华北安心养病,你就好好休养,等候全国胜利的好消息吧!”

  “部队向南开进,我却向北养伤,于心不甘啊!如果组织上允许,我还是跟着刘邓大军的足迹行进吧!”何耀榜感慨地说。

  “全国解放了,共产党人还要建设新中国。我们的事业任重道远,没有止境,也无穷期,你安心养伤,把病治好了,迎接新中国的建设高潮吧?”

  陈毅一番话,说得何耀榜心悦诚服。

  几天后,中原军区将何耀榜送到邢台治疗治疗。

  此时,华北地区大部分解放,环境相当稳定。在长期的革命斗争生涯中,紧张的工作,恶劣的环境,一批领导人沉疴在身,身体欠佳,转移到邢台治疗。在邢台,何耀榜见到了在此养病的郑位三、李先念、陈少敏等一批老首长、老同事。

  李先念代表中原局刚参加中央召开的西柏坡会议,向在邢台的几位老战友通报了会议情况。这次会议的议题有三项:一是把战争继续引向国民党统治区;二是发展生产,减轻人民负担;三是反对无政府无组织纪律状态,加强集中统一领导。郑位三、李先念、陈少敏见何耀榜一直高烧不退,腿肿得厉害,身体虚弱,特地请曾在大别山战斗过的著名外科医生钱信忠,来邢台给何耀榜治疗。

  钱信忠检查后发现,何耀榜第一次截肢手术锯少了,腐烂已经向上波及,必须尽快进行第二次截肢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经过再三考虑,钱信忠在邢台天主教堂给何耀榜做了第二次手术。

  这次手术也不太成功,手术后出现大出血,何耀榜生命危在旦夕。当时邢台医院的医护条件也十分有限,尤其是一些药品欠缺,有些药品严格控制。郑位三、李先念、陈少敏联名给中央写信,要求给何耀榜特殊照顾和安排。中央领导在报告上批示:何耀榜同志治疗费用不受限制,实报实销。

  昏睡不醒的何耀榜被抬上汽车,送往石家庄中国人民解放军白求恩医院。这所医院诞生于抗日战争的烽火之中,由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亲手创建,集中了我军一大批著名外科专家。在白求恩医院下,何耀榜身体恢复较快。

  中原前线的阵阵炮火,张张捷报,热火朝天的支前运动,团结协作的大兵团作战,令何耀榜兴奋不已。尽管病情尚未痊愈,他的心早已飞向中原前线,飞回了梦牵魂绕的大别山。这里有倒下去的一排排战友,有几十年追寻的梦想,有的敌人和强烈对手。他向组织上提出申请,要求重返中原前线,参加大别山最后一战,组织上没有批准他的请求。

  何耀榜在华北住院治疗期间,渴望能和家人团聚。中原突围后,他与亲人失去联系,只知道他们受尽了敌人的拷打和折磨,下落不明。他曾派警卫员小郭去大别山寻找妻子孙平,几个月过去了,没有回音。在组织的关怀下,1948年底,何耀榜与精心护理自己的陈苏波结为夫妻。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