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何耀榜传

一、战友情深

2014/12/18

  1949年5月20日,中共湖北省委、湖北省人民政府、湖北军区在孝感花园镇宣告成立。李先念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湖北省人民政府主席、湖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不久,武汉解放后,湖北党政军领导机关迁往武汉。

  此时湖北各地陆续解放,拥军支前、剿匪反霸、巩固政权、维护社会秩序的任务十分繁重。湖北人民没有忘记这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过重要贡献的有功之臣,党组织更没有忘记这位在大别山英勇奋战的老战士。这年9月,李先念安排湖北军区管理处把何耀榜从河北石家庄接到湖北,组织关系转入湖北军区。

  组织上征求何耀榜的意见,将湖北军区几个重要岗位供他参考选择。何耀榜谦逊地说:“我文化水平不高,身体状况也不太好,怎能让一个‘独腿司令’去指挥正规化军队呢?把这些主要岗位留给年富力强的同志,让他们为人民军队现代化建设多作贡献。”

  组织上采纳了何耀榜的意见,同意他不担任具体工作,静心休养。

  在武昌紫阳湖湖北军区第三招待所,何耀榜与老首长郑位三、李先念同住一个大院。这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和战争年代一样,大家不分彼此,真诚相待。李先念党政军一肩挑,工作十分繁忙,可他一有空就要来看望曾经生死相依的战友,嘘寒问暖,情真意切。回忆过去的烽火往事,讨论湖北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大家兴趣盎然,直抒胸意。

  50年代初,人民军队走上正规化管理轨道,干部改薪定级,组织上根据何耀榜的经历和贡献,给他定为正军级。李先念在湖北军区党委会上说,何耀榜同志红军时期担任团长和师长,抗战时期担任旅长。他劳苦功高,是大别山的著名英雄,给他定为正军职并不高。他虽然不能参加军区干部会议,可我们不能忘记这些打江山的功臣,将来军区负责同志提级,他也应该提级。

  1955年2月7日至1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北省第一届委员会在武昌召开,这是湖北地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第一次盛会。会前,新任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特地登门看望何耀榜,并征求意见说:何司令,你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力所能及地参加点工作,对身体会有好处,到政协参政议政,出出主意,你看如何?

  建国后何耀榜没在军队任职,人们还是习惯地称他“何司令”。

  “不参与日常工作,开开会,出出主意,大概可以!”何耀榜说。

  就这样,何耀榜参与了政协湖北的部分工作。湖北省政协第一次会议选举王任重为政协湖北省主席,何耀榜、胡金魁、周苍柏(无党派)、崔国翰(民盟)、李西屏(民革)、涂云庵(无党派)六人为副主席。这是全国解放后何耀榜担任的唯一职务。此后,他连续当选第二届、第三届政协湖北省委员会副主席,直到1964年10月病逝。

  何耀榜曾先后在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新四军第五师战斗过,全国解放后,许多战友工作生活在武汉。每逢节假日或星期天,他们总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新叙旧、回首往事。

  老战友罗厚福调任湖北军区副参谋长后,有人给他罗列了五大罪状,有的与事实不符,甚至与罗厚福搭不上边。战友们大为不解,抱怨不平。何耀榜主动给罗厚福打电话,约他到自己家里谈谈。

  见到何耀榜,罗厚福满腹委屈。

  “有什么委屈的。战争年代,我从团长职位上一下子不明不白地变成了伙夫,背了近一年的铁锅,没叫一声委屈。当时你也被诬陷为改组派,不容分辩,险些杀头,这才是真正委屈。现在组织上允许我们说话,这比过去强多了。有什么说什么,是什么就是什么,相信组织上会弄清楚!”

  罗厚福也是一位老红军干部,经风历雨,长年纵横驰骋在大别斗。战争年代,两人同生共死,赤胆相照,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何耀榜表明自己的态度:是自己的问题主动承担,不要遮遮掩掩,不是自己的问题不要意气用事,冒充英雄好汉。

  在何耀榜等人的关心下,罗厚福的问题基本上得到了公正处理。

  何耀榜仍然像当年那样对战友胸怀坦荡,是非分明。对曾经支持和帮助过他的人民群众,他也总是念念不忘,甚至慷慨相助。

  全国解放后,何耀榜虽然没有担任什么重要职务,可慕名来武汉找他的人比较多,有的要求落实政策,有的反映存在的问题,有的希望提供帮助。这些人大都是当年有恩于何耀榜的老区人民,有的送过情报,有的捐献过物品,有的掩护游击队员突围转移。正是由于他们的无私帮助,何耀榜和他的战友们才能九死一生,才能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中立足生根,迎来全国的解放。

  何耀榜不厌其烦,热情接待,尽量给予关照。他对家人说,没有这些人的帮助,我何耀榜活不到今天。战争年代我们与老百姓相依为命,和平时期也要与老百姓同呼吸,共命运。他的家,为老区百姓敞开着,成了这些来客的旅馆和饭店。

  1955年人民解放军评定军衔,武汉地区老干部多,将军名额有限。李先念受中央委托来到湖北指导工作,特意上门与何耀榜沟通:老伙计,我们都是从刀山火海中走过来的,依据资历和和级别,授予将军军衔当之无愧。如今我们不在军队中任职,主席说我的军衔不用评了,我看你的军衔也不用评了。李先念并说,每个人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不是用军衔可以掂量的,每个人的分量写在历史的征程上,装在老百姓的心坎间。

  何耀榜听从了老首长、老战友李先念的意见。

  1956年夏,湖北军区安排何耀榜到华南、华东地区考察,让他看一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感受新中国建设的巨大成就。这是何耀榜建国后第一次外出,也是唯一一次外出。

  听说老首长何耀榜来到广东、并在佛山停留几天,原红二十八军老战士、南海舰队某基地负责人于启龙特地从厦门赶来看望,陪着何耀榜沿东南海岸线走了一圈。在福建海峡两岸,何耀榜看到部署在前线的大炮,气势无比,威风凛然,十分高兴而又自豪地说:“革命为了解放,鸟枪换上了大炮。我如今残废了,不能指挥和使用这些装备,但看到祖国建设有这样的步伐,人民军队如此铜墙铁壁,打心里激动,兴奋,真恨不能重返疆场,再显身手。”

  “首长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于启龙问。

  “我这个只扛过枪的老兵,能不能当一次海军?”何耀榜说。

  “没问题,我带你到海上走一圈,就是!”

  于启龙命令一班战士,将何耀榜扶上一艘停泊的军舰。军舰在碧波万顷的大海上劈波斩浪,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于启龙指指点点,金门,马祖在他们的视野里掠过。何耀榜心旷神怡,满面笑容。

  几天后,于启龙陪同何耀榜到了杭州,浙江军区司令员林维先当天出海巡航去了,临行前特地叮嘱司令部安排好何耀榜一行居住在东坡门一号翠微宾馆。第二天天未亮,林维先回到司令部后顾不上休息,命令警卫员背着一杆双筒猎枪,来到翠微宾馆。

  “何司令,怠慢你了,我在外面站着,给你负荆请罪了!”林维先高声说道。

  “林麻子,还是老样子,如今当了司令,仍然大嘴大咧!”林维先脸上有几颗麻子,何耀榜亲热而又习惯这样称呼。

  两人见面,自然谈起了三年游击战争。

  “在红二十八军,你的腿好好的,怎么如今成了这样!”林维先一见面就问。

  “你们后来到了野战军,不知道我们在地方受的磨难。中原突围后,我仍在大别山坚持,吃的苦不比红二十八军时期少,这条退就是在这个时期残废的。”何耀榜说着,指着自己那条残缺的左腿。

  “你是大别山的唐僧肉,反动派和妖魔鬼怪总想吃掉你。在大别山二十年,你多灾多难,受尽了痛苦,没过一天好日子,几次死里逃生,真不容易呀。这次在杭州多呆几天,好多地方值得去看一看。今天准备陪你去打猎,看来要改变主意了。”

  林维先说着,从腰间掏出一把精美的小手枪,对何耀榜说道:“何司令,你几乎打了一辈子仗,也喜欢手枪。这是一把五号小勃郎宁手枪,我带在身边多年了,今天送给你做个纪念。”

  “我现在只是半个军人,你留着用,更合乎身分!”何耀榜知道这东西的分量,不愿夺人所爱。

  “军人爱手枪,天经地义。弄这玩意,我在部队比你机会多。再说,我们是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不分彼此。这手枪我平时用处不大,只是一种点缀。你有空时可拿在手上品味,能勾起对往事的追忆,有特殊的功用,多好啊!”林维先进一步说。

  何耀榜见林维先情真意切,收下了这把手枪。

  在杭州转了几天,何耀榜最后一站到达上海,住进淮海路1897号花园。时任空三军政委的江腾蛟,闻讯后特地来看望老首长何耀榜。

  红二十五军长征后,何耀榜任鄂东道委军事部长期间,江腾蛟给何耀榜担任了两个月的警卫员。

  “听说红二十八军有七八个人在上海,能不能一起见见面?”

  “没问题,我有此意!”江腾蛟说。

  第三天,石裕田、周奇云、余民、江腾蛟等几个人终于约在了一起。

  在人民军队的历史长河中,原红二十八军历经风雨,万死千伤,老战士所剩无几。大家能在上海相见,百感交集。令何耀榜欣慰的是,当年的红小鬼如今都是国家栋梁,有的成为海军将领,有的成了空军高级干部,有的成了地方领导。提起红二十八军,他们无限感慨,有说不完的话题。

  几天后,何耀榜住进上海华东医院。该院成立于1951年,之前已有30年的发展历史,如今专门承担高级干部医疗保健任务。

  这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29周年纪念日。这一天,陈毅市长在锦江饭店宴请在上海地区的军队高级干部。陈毅市长把何耀榜拉在自己的身边,两人同座一席。

  “陈军长,我这条命是你给的!”何耀榜感激地说。

  “当时条件有限,对你照顾不周,还请你原谅。”陈毅说着,见桌上来了一盘鸡翅,给何耀榜夹了一块,然后又夹了一块塞进自己的嘴里。

  何耀榜端起酒杯,说道:“军长,敬你一杯,感谢救命之恩!”

  “听说你何耀榜酒量大,不过我也不是好惹的。酒应当喝,但要记住,你这条命不是我给的,是党和人民给的!”

  何耀榜连连点头,一饮而尽,陈毅也毫不犹豫,喝干了自己的酒杯。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